今天尝试第一人称视角写。
我在家中排行第三,上面有两个哥哥。多年来母亲做保姆,含辛茹苦供养兄妹三人长大,读书。遗憾的是哥哥们不爱学习,只有我读了大学。我是典型的理科学生,数学、物理都是我的强项,大学时读计算机专业,大学四年每年都是计算机专业一等奖。毕业后一直都在写代码,也有了不错的收入,甚至在筹划着在广州买套三居室。母亲辛苦抚养我们长大,我一直非常照顾母亲的感受,对哥哥们也是有求必应。生活中我是个非常节俭的人,比如现在还在穿着大学时的衣服、十几年前妈妈织的毛衣。
2015年二哥与二嫂未婚生女,二嫂当时还不够领证的年龄,我给他们准备了生产的费用,甚至还打听了哪个牌子的奶粉好,买了奶粉,等等,万事具备,等着小侄女的到来。不曾想,小侄女刚出生没几天就离开了,我伤心不已,有点迷信,不知自己家怎么了,连个孩子都留不住......
后来二哥二嫂与我租住在同一个城中村,几年间二嫂又生了两个儿子。我在这段时间对他们还是给予无数的物质支持,但是婆媳、姑嫂相处不来。二哥二嫂回老家带孩子,期间二嫂暴露出一个没有素质的底层小市民的嘴脸,在人言可畏的农村尽毁母亲名声,并且对我人格侮辱,比如嫁不出去等等。
前几天二哥又一次要跟我借钱,我打算不再借给他们了。二哥打电话给我,大哥,母亲,分别把我们三个骂了一顿。
二嫂得知不借后多年积怨再次爆发,扬言一家四口要与我们断绝关系,并且她与二哥都不负责母亲的养老。我的薪水供养母亲完全没有问题啊,并且我也一直最顺从母亲,但是母亲心疼二哥。
最后我还是转了2000给二哥,也知道他不会归还。朋友们都叫我不要借了、拉黑他们。但我于心不忍,打算借最后一次。即使我也知道大概不会是最后一次。
母亲怕二哥难过,自己又不打电话给二哥聊聊,于是叫我再联系一下他。我说不要了,我们不要跟他们联系了。
母亲欲哭了:你没做过妈啊,不懂我的心疼......
@晚秋的冰儿@糖豆花开@qq_明月_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