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知道有疫情,但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虽然也带口罩,也还是挺随意的。去了伯伯家给他家贴春联。没想到过了不到一周,他家楼下就有一个确诊病人。轨迹分析说的是他开私家车回来的,算了行程时间,应该是错开了。后来网上的消息就多了,武汉封城……可我之前就答应了领导去值班,当我知道他们楼下有确诊的时候,当晚没睡着,想了好多,也把所有的账号密码,保险写给了小石头的信上了,说不害怕真的不可能,可能更多的就是对未知的恐惧……去值班的时候,离我去伯伯家的时候已经10天左右,平时体质也不太好真的遇到估计要出症状了,也有对行程的估计,再加上他们小区也没有新的确诊,所以就放下心来,跟领导提了一句,当时暂时忘了当时知道确诊病人的恐惧了。
21号,有一个确诊的,轨迹分析,亲密接触人有我们小区的,小区的一个单元居家隔离,真的一下子就头皮发麻了,因为我带着憋了快一个月的小石头在这个楼前玩了好久。我跟主管领导说这个情况的时候,他说我为了不想值班就造了个假通知,后来单位同事可能去了紧密接触人去的超市,让居家隔离。然后让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值班,我只说了我不能确定定物业放不放行,他就怼我说,那你正常周二值班怎么办?不想说话了,我周四值班,再说之前我也都主动报过值班了,难道我不主动一次就不行了吗?……就是觉得心里不爽。
再加上安装居家办公工具各种不顺,真的想找人聊聊,打开手机通讯录500多人,微信1000多人,却不知跟谁说,说了有能咋地,给亲人说,只会徒加他们担忧而已。
很多时候,我一直在认为懂我的人会一直懂我,不懂我的人经过接触会去理解你,可惜我忘了在这个社会到了淘汰你都不会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