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时听爸爸讲村啊豪死了,儿女把他的骨灰拉回老家安葬。
我不知道谁是啊豪,问爸爸,他说啊豪还在村里的时候我们还小,不记事,所以不记得这人。
爸爸说年轻时的啊豪可谓心比天高不安于现状,下地干活放牛赶马的生活他看不上,一天想着跳出这个山窝窝去外面的世界闯闯,以为空有一身蛮力就能在花花绿绿的都市闯出一个新的天地,所以20岁左右就进城了,然后多少年了都杳无音讯,和家人也断了联系。30多年后突然回村,双亲已然不在世,只有一个哥哥,这一来还呆的挺长时间,只说在外面成家了,可能也是生活不是很幸福。后面陆陆续续也回来,常住哥嫂家,矛盾就开始来了,反正后面也有吵闹,兄弟离心,爸爸也不是很清楚内幕。但是死了还是想着落叶归根。
我听了不胜唏嘘,但凡远离故乡的人都各有各的追求,也许他当时只是觉得故乡容纳不了他的肉身,后来老了他乡又没有他灵魂安放之处,故乡才是他最终的选择之地,所谓的落叶归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