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喜欢听一首歌,里头有几句词是这样的:
就只看了你一眼
就已确定了永远
那时候 车马慢
一生只够爱一人
我属于大脑中基本没有浪漫这根弦的人,只是因为正好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突然想起了几段尘封的往事。
往事的主人公都是我初中时代的同学。
我上的初中虽然是县级中学,却是位于一个镇上,在我们乡隔壁。
彼时没有公交,没有大巴车,更没有私家车,只有发动靠铁把手快速转圈、动力靠柴油兑点水、走起来左冲右突、能把人晃得肠子移位的——
拖拉机。
而且每周只有一两辆拖拉机愿意拉学生,一个学生收一块,初三时涨到了两块一个人。
背景介绍完毕,说这么些废话,是为了告诉大家,那时车马慢,是真的慢。
什么互联网、手机,更是没影的事,固定电话在当时尚且是个稀奇物,只有少数几家人有。
在这种环境下,早恋一词,岂止是洪水猛兽,简直就是有悖伦常。
初一时,大部分人都还是个未脱离儿童稚嫩状态的半少年人,基本没有什么“花边新闻”。
我那个时候比较宅,一门心思放在搞成绩上,很多事情,同学们也不会跟我讲。
所以造成的结果就是,有时候看到坐我前面的男同学,故意逗弄他的女同桌,我第一反应是:
这兔崽子怎么欺负小姑娘啊,要不要揍他一顿?
转念一想:不行,打架是会挨批评的,不如下次这家伙再问我不会做的数学题,不告诉他好了。
大脑异次元,说的就是我。
这种异次元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初二上学期的十一假期之后,我们班主任开班会。
他一脸阴沉沉地开场: “下次再见到你们爹爹阿妈,我要跟他们道声喜了!”
大部分同学莫名其妙地互相对视,不知道老师放的什么洋屁。
就听到班主任提高声音,恶狠狠地道,“恭喜他们要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了!”
彼时,我们整个年级共5个班的女生,都在一间大教室组成的大宿舍内。
晚上回到宿舍互相交流信息才知道,X班有少男少女在校外约会,被老师无意中撞见了。
这件事,像是一道阀门,放开了青春期小男孩小女孩的另一种能量潮水。
班主任未雨绸缪杀鸡儆猴的本意,反而引发了小姑娘们每晚的睡前话题。
没有人见过那对被杀的鸡,故而我们这些小猴子也就不知道害怕。
我是在同班的姑娘们,连续一个礼拜的睡前嬉闹中,都提到某个名字,才发觉,原来,大部分小姑娘都是会年少慕艾的。
她们向往的对象,是我们的班长,一个面若好女的少年。
——写不完了,明天继续——
作者:圆宝
重度精分患者,超级废柴人士。于是只能安慰自己大器都晚成。
故事首发公众号:圆宝的元宝。其他首发头条号。欢迎来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