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一早,妹妹打电话过来说高铁票已经全退了,酒店除最后一天的能退外,其他的都没法退了,四个人,损失不小啊,但有什么办法呢。
最后一天班了,大家的心都不在了,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天,各自四散。
萍坐的公交回家,自觉地戴着口罩。车上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仍然没戴口罩。
萍和妹妹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回家放下行李,便去了妹妹家。
萍和妹妹的意思,看这疫情,怕是要扩散,干脆就在重庆过年算了,哪都不去。
妹夫不敢了,好歹春节啊,得回家团个年吧,再说也得去给去世的人上坟啊。对了,今年小姨50大寿,日子定在正月初三,原本因为要去旅游赶不上,小姨已经很不高兴了,这要知道不去了,也不去祝寿的话,不知道会怎么不高兴了。
好吧,这个春节又只好在老家过了。
这个车,满载着年货行李和萍和妹妹一家,向老家泸州奔去。璧山和荣昌服务站都有小息。两个服务区人都很多,但是璧山服务区基本没什么人戴口罩,还有很多带着孩子的。荣昌的情况好得多,以前每次都要一起下车去买鹅翅的,这次只是妹夫一个人去,萍去上了个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