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兼职”说起来就搞笑,但赚的在当时不算少,那是2014年,老家鼓励种烤烟,很多人家都在外务工,地荒着,没有人种,过年回家的时候,当村长的小叔说起我们村烤烟的指标,感觉他挺烦恼的。我开玩笑说把村里的土地包下来种烤烟,帮他完成指标,他一下来劲了,天天给我说有多赚钱,给我洗脑。
小叔去和每家谈,都表示巴不得有人帮忙种,反正是荒着的,不用给租用费(老家人民善良啊),土地解决后,70元/天,请了一些人,种了50亩烤烟,我自己正常上班,烤烟的时候,老爸天天守着,一个月瘦了13斤,卖烤烟的时候,舅舅是评级技术员,评级上放水不少,那一年,小叔评上了优秀村干部,最后各种开支算完,赚了小十万。
感受:
① 体力劳动赚钱难,种地赚钱的回收率太低,不能只用辛苦来表达(那年真的苦着老爸了)。
② 关键岗位上没自己人,别做自己掌握不了的事情,舅舅要不是评级技术员,小叔要不是村长,我可能亏的哭晕在厕所。
③ 老家农村的老人们很善良,70元/天,早六晚六的劳动,比做自己家的事情还尽心。
④ 别参与自己不熟悉的行业,没事别瞎折腾。
那年老爸的辛苦看在眼里,小叔让我继续,一方面不想老爸辛苦,一方面觉得依靠小叔和舅舅不是长久之计,我也不可能辞职,我的工作即使才5000/月,但那是我想发展的方向,第二年果断拒绝了小叔。
这次地主当的其实很辛苦,半年时间完全没周末,工作地老家来回跑,并不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