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寻常的疫情,把我们这些健康的人都关在了家里。开始十天,是在春节的假期里,孩子们都回来了,家里热热闹闹的,气氛没有现在这么紧张,偶尔还能出去买点吃的。快要上班了,孩子们的公司都发来消息,说要延迟上班,我们的小区也开始盘查管理,老公学校也说停止假期的补课,感觉全民都紧张起来了。
等孩子们要回城里上班的时候,我们有了担心与恐惧,不敢让他们坐公交车走,也不敢让他们随便叫出租车。让他们开走家里的车,他们又不肯,我和老公只有亲自送他们走。等到了城里,孩子们下车取物回家,我和老公连车都没下就原路返回。孩子们回城也没有去公司,而是主动隔离,各自在家办公,说是避免交叉感染。
看着我们这样紧张,看着电视里每天的疫情播报,83岁的老妈也恐慌起来,大白天地在几个屋里不停地走动,嘴里还老是念叨:这可怎么好呀!怎么会长出这么厉害的病毒呢?我们就只能在家里蹲着了吗?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
看着没有文化的老妈如此慌张,我和老公都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职,有点缺少对老人的心理疏导。于是,我们就尽量给她讲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告诉她钟南山和李兰娟有多么了不起,他们可以领导医务人员研究抗病毒的方法。告诉她各地都在迅速地建传染病的医院,给她看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时时视频。当她知道十天建成的火神山医院能够接诊的时候,当她知道火神山医院高超的科技设备设施的时候,她终于笑了。还情不自禁地说:“这怎么像变戏法一样呀!”“中国人真了不起哈!”
我和老公没事不外出,在家也不颓废,每天按时做三餐,闲暇时间就用来画画,偶尔还在网上指导学生画画,用行动让老人安心。老妈也受我们的感染,不在家里走来走去了。我们画画的时候,她就回自己的屋里,用手机看电视连续剧。吃饭的前后,她也在客厅看电视,了解一些国内外大事,偶尔跟我们讨论一下疫情。还会主动管理我养的那些花,我洗完的衣服有意忘在洗衣机里,她都会悄悄地给我晾到阳台去。
我的画好像都在这里嘚瑟过了,今天再一起拿来装一下门面吧,顺便把老公画的也牵来一个喽!











@小狸76@爱学习的沙与墨@晓朴@JMY温柔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