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完大姚监制并主演的新电影《送我上青云》,忽然就想写点什么。
最开始看到这个电影名的时候,我想起了红楼梦里宝钗的一句词“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大意是:想要有所成就,需要借助外力,就如同蒲公英的种子在风的帮助下才能散落田间,延续生命。
但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就是“独立自主、不依靠不依赖”,所以,生活工作中遇到麻烦,总是会选择死撑到底。
就如大姚饰演的主人公盛男一样,光看名字,就能看出父母对她的期许和厚望。
盛男是一个职场女记者,电影开场就为了追新闻被打伤,然后去医院做检查,却意外被告知自己患上卵巢癌。
盛男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她甚至直接把这个病和道德挂钩,光看台词就能感受到一股无奈与悲凉。
这个打击对盛男来说无疑是巨大的,30万!
砸锅卖铁吗?不,她哪有铁和锅可卖呢?
一个在大城市独自打拼的职场女性,如果平日里无风无浪,要顾好自己也不难,一旦遇到毁灭性打击,很多事就开始浮上水面了。
近而立之年存款才3万块,生活处于经不住任何经济上的意外打击的状态。
这就是盛男的现状。
记得以前上大学那会看剧遇到这样剧情就经常会和朋友讨论:如果自己得了大病,要花几十万治病,你治不治?
答案很一致,每个人几乎都是毫不犹豫回答说不治。
原来是我们太年轻,都没经历过事儿,想问题也是太天真。
也许真正等你“中招”了,才能读懂医院里重症患者眼睛里散发出来的对生的渴望。
上面的场景如果放回现实中,一下子拿出30万对任何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都不是件易事。
有人可能要说了,去借呀,但试问有谁能够一口气借你30万?
而以前的放弃治疗的想法随着年龄的变化烟消云散,真实生活的正确打开方式是这样的。
和大多数人一样,盛男开始借钱,先是去找了朋友四毛,无果。
再是找了做厂长的父亲,父亲一边不动声色藏起给小三买的奢侈品包,一边还想着从女儿那要点钱给快要破产的厂子周转。
盛男的母亲美枝,更是自年轻时便圈养在家里的小白兔,没有自己的事业,婚姻失败,幼稚、依附别人,和女儿也是肉眼可见的隔阂。
万般无奈,在四毛的撺掇下,盛男接了给油腻的乡镇暴发户李平的父亲李老写自传的活儿。
稿酬正好30万,为了巨额稿酬,不得不带着粘人的母亲前往云山,去见深山辟谷里的李老。
在这里有了盛男第一次歇斯底里的情感爆发。
盛男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独立上进有追求,命运却对自己如此不公,想要活下去都这么难?
为了救命钱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从来就没有容易挣的钱,当生存和尊严起了冲突,到底是卑躬屈膝为了救命向恶俗低头?
还是秉持职业操守不容轻易践踏?
在现实和生活面前,四毛是“觉醒”后选择了前者,而刘光明则是无奈成为了第一种人。
盛男还是选择了后者,撕毁了大纲。
在一次又一次的希望与绝望中,她经历的这些人和事,每个人都是一阵好风,让她对内心和世界重新思考,最后达到自己和自己和解、与这个世界和解的结果。
里面的关于解放女性情欲的部分,也是让人感慨。
因为确诊了卵巢癌,自知活不了多久,盛男在前往采访老李的路上,遇上了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摄影师刘光明。
寄希望于与刘光明结婚进而能够帮着自己,可是当盛男表白的时候,才发现刘光明已婚了,而看似伟岸的刘光明,其实在客户面前,也是唯唯诺诺的软骨头。
盛男在想要与刘光明来场sex的时候,被以偶发的“例假”为由拒绝。
是的,你没看错,男方也会有例假。
盛男一气之下,想要找同事四毛sex,结果一样是被拒,理由是:
“我是为你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而当盛男鬼使神差的让四毛与富商的生意泡汤时,四毛误以为是当初拒绝盛男的sex要求而遭到报复,因此决定要满足盛男,强行要上。
影片以令人唏嘘的患病开始,以最后让人惊掉下巴的结局结束,带给人思考的内容太多太多。
最后电影结局也是开放式的,再次出现的锅盖小疯子,说的话荒诞好笑,我们也可以大胆猜测一下,他或许也有一个悲凉的小故事。
电影看完了,让我觉得最搓手顿足的是,盛男有着独立的经济能力,年轻时何不给自己买一份保险呢?
一年几百块的百万医疗险至少可以帮她报销巨额医疗费。
一年几千块的重疾险可以弥补因病无法工作带来的经济损失,也可以让她安心治病,更不至于让她在尊严如何取舍中崩溃。
如果说,我想要好风借力,我希望是一份保险。
最后,也愿你纵然没有好风借力,靠自己也能够上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