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肺炎又来了
怎么感觉每次冠状肺炎病毒都来自春运的时候。
03年的SARS是不是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间段出现的,我记忆当中好像就是在一月份的时候被媒体提起来的。
我也知道秋冬季节是病毒高发期,比如说流感一般都是在秋冬高发,但是不知道这个冠状病毒是不是也和季节有关系。
我有时候会猜测:这个季节本身就是病毒高发期,而春运时间,长时间的来回迁徙,是不是也加重了这种病毒的爆发?
记得03年SARS来的时候,我还在上高三,即将高考,每天老师说要预防,尤其强调跟我们说不要去接触那些从大城市里回来的学长学姐们,因为怕他们携带着SARS病毒。
但是,由于我们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寄宿生不让出去,毕竟虽然学校学生多,但是想着既然大家都不出去,应该就传不过来吧。
所以,总体而言是不怎么害怕的,也并不怎么担心。
对当时的印象就是,每天学校会统一组织消毒,拿着那个防农药的喷洒器,然后给每一间教室来喷消毒液,结果把我们的书上的字都给染成蓝色了。
后来临近高考的那几天呢,就每天给班上的学生一一量体温。高考当天也是,进考场之前,每个人都要通过一个小门,量完体温才可以进考场,如果是温度偏高的同学,还要被隔离起来考试。
这一次就不行了,自己非常担心,为什么?因为家里两个宝宝呀;而且自己上班每天接触这么多人,在上班途中,在公共交通上接触的人更多,特别怕自己携带了病毒,又带给了孩子。
再有,婆婆昨天回老家了,她老家离武汉比较近,他们那边有很多人都在武汉打工,过年肯回老家,综合起来就更担心了。
虽然,官方公告说目前的这个病毒比03年的SARS不一样,从国内外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情况看,新型冠状病毒远比SARS冠状病毒温和。目前而言,感染率好像挺低的。
但是一想新型冠状病毒演化出更强的传染性和致病力,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毕竟它的基因序列接近SARS冠状病毒,而且变异又是生命的必然现象。所以我还是比较担心的。
想想03年的SARS,虽然大家齐心协力把它消灭掉了,但是我记得当时感染的那些人,有的直接死亡,有的则是虽然命保下来了,但实际上也活的很痛苦。
我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还是采访,叫什么给忘了,好像是央视拍的,就是跟踪那些经历过SARS的幸存者。他们有的人一辈子再也无法行走,有的人一辈子都处于病痛之中,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生不如死。
所以,我祈祷这个病能让感染者少受点损伤,最好不要出现高感染性和致病力的变异,祈祷它的治疗效果会更好,祈祷新的肺炎病毒疫苗研制会更快更有效,祈祷所有人的一生会更好。
毕竟人活着太不容易了。
人类能站在世界食物链的顶端,却往往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病菌,就如同大象能踩死狮子,却不一定能踩死蚂蚁一样。
这就仿佛有一只大手,在冥冥之中维护着世界的综合性平衡。
目前官方的观点是,暂时不能直接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治疗,清除新型冠状病毒本质上还靠患者的免疫系统。但是,医疗机构可以给患者提供支持治疗,帮助患者挺过难关,相当于间接治愈疾病。
所以说,身体最重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努力提高免疫力吧。
作者:圆宝。
重度精分患者,超级废柴人士。
于是只能安慰自己大器都晚成。
故事首发公众号:圆宝的元宝。
其他首发头条号。欢迎来喝茶。
(图片来源互联网,若有侵权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