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圆宝
(文类:圆宝的职场故事系列)

小堂弟的真正事业是什么呢?是纯手刀工艺核雕。

接触到这个行业,好像跟他的中介工作还有一点关联。

因为他脑瓜子灵活,做人也大方,很多时候,他给人牵线搭桥,从来不计较小利益得失,所以还算做得不错,口碑也不错,经常会有人介绍朋友来找他帮忙。

做了两三年,他从做房屋中介,跳槽入了一家当地还算有名气的开发商公司,做房产销售。

如果说做房屋中介,接触到的客户群体经济水平还算集中的话,做房产销售,接触的客户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有一次,来了一个中年男士——这个时候的小堂弟,已经不会再用长发=娘兮兮的等式来看待世界了,但是还是被这大叔震了一下。

艾玛,穿白色练功服出入大庭广众之下就不常见了,何况这位大叔还一头快到腰间的长发飘啊飘的。第一眼看上去,还以为碰到剧场拍摄现场了呢?这仙风道骨的。

故而,当时楼盘开盘现场本来人声鼎沸的,结果在那个大叔进来之后,人群可疑地安静了三五秒钟。

这大叔眼睛扫了一圈,径直朝小堂弟走来。“我买房。”

生意送上门,小堂弟立即顾不上其他,跟他交谈起来。

大叔就和他的形象一样,买房要求也挺特异,大叔要求:房子要安静,但是视野要高;要能听到鸟语花香,但是不要人声。

小堂弟后来回忆说,这是他碰到的最费心的客户之一,不是因为对方有经济难处,而是他的要求在当前的城市楼盘中太难以满足了。

后来小堂弟终究没有让他买自己公司楼盘的房子,而是在业余时间帮他寻摸了一套山间别墅。

等于自己一分钱没赚,还倒贴了时间和精力,甚至因为这件事情,他被公司上司记上了一笔:吃里扒外。

但是小堂弟不后悔,因为这位大叔开启了他真正热爱的事业之路:核雕艺术。

在帮忙找房子的过程中,小堂弟了解到这位大叔平时并不上班,而是在家做核雕。一开始只是听说,并未心动,直到某一天见到了大叔的工作室那琳琅满目的核雕艺术品。

就好像大堂弟对Tony事业一见钟情一样,小堂弟看到一颗橄榄核变成一件手艺品的过程,也被迷住了。

那么小的一个东西,居然能刻画出一个世界,关键自己还是那个世界的造物主。

后来小堂弟一边帮这位大叔操心劳神地寻摸合适的房子,一边长时间泡在人家的工作室里。

大叔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居然没赶他走。

后来,大叔在挑选原材料时会介绍这是什么核。

小堂弟就从选橄榄核开始入手,懵懵懂懂地踏入了文玩圈子。

但小堂弟一开始只是观看而已,因为喜爱,所以观摩,这一观摩就是2年,大叔成为了领他入门的人。

春雨三月的某天,小堂弟终于打算自己动手做核雕,走纯手刀工艺路线,但是他并不打算拜任何人为师。

当时,有朋友劝他,如果真打算要学,就去找个师傅学,容易入手。

但是小堂弟拒绝了,他觉得:走别人的路,永远超越不了别人。前人能创立一个派系,自己也可以,累点就行了。

每个从事核雕的人,都有其偏爱的雕刻主题,有的人喜欢雕刻物件,有的人喜欢雕刻风景,还有的人喜欢雕刻人物。

小堂弟一开始都无所谓,什么都尝试过。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分开几年的战友邀聚会。

他去了,回来之后就决定以后只专心做罗汉核雕了。

几年后我才知道:那次战友聚会,他得知以前跟他同连队,但没有退役的一个战友,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

年纪不过才25岁。

人对生死的领悟往往是只在一瞬间。

小堂弟对死亡的领悟,从战友死讯开始,悉数倾注于他的罗汉橄榄核雕上。

我对核雕这块儿是一点没有过了解。如果不是2017年加了他微信,从他的朋友圈里看到晒图,我甚至都没有关注过这一块。而这个时候,他做手工核雕有2年了。

我当时翻看了他朋友圈全部信息,还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他当时居然是一头长发!

于是跑到家族群里问他:“你怎么留长头发啦?”

小堂弟:“啊?很长了吗?”

大堂弟:“我半年前就在叫你来剪头发了。”

小堂弟:“……忙起来就忘了。”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我们都清楚他所谓的忙,指的只有一件事:核雕。

在他的朋友圈里,15、16年时,他还经常晒自己的作品图,偶尔还需要找他哥帮忙做个推广发个圈之类。

到17年的时候,他基本已经不怎么需要推广了。因为找他做文玩的人,已经要交定金排队等待了。

他的作品主题,还是与佛有关,但已经不是只有十八罗汉,还包括了弥勒。

但也只有这两者。

19年初,小堂弟发了条朋友圈,说2020年订单已经接满,2021年要小幅度涨价。

他总结说:自学核雕几年年来,除必要情况基本没有休息,以后接单会将工期适当拉长,不再强迫自己去做,而是要将作品做到更传神更有味道。

“希望哪天也能像殷派、须派等各名家一样,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派别风格。这就是我核雕人生的方向。”

小堂弟的朋友圈从18年开始,就基本只有三块内容:健身照片、买家反馈、雕刻视频。

其中雕刻视频占了大多数,发布时间很多都在半夜两三点。

而他并不是在全职做核雕,他现在还在一家汽车4S店做汽车销售。

如果没有真正的热爱,他无法对核雕坚持到今天。

他在核雕这件事上凸显出来的专注与坚持,早就不再是我记忆中那个上蹿下跳、毛猴子的一样的小少年了。

至于以前他喜欢的热闹——“不是没有与人相处的能力,而是少了逢场作戏的兴趣。”

小堂弟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事业。

我为他高兴,并由衷期待他成为X派大师的那一天。

(为避免广告嫌疑,这里不发小堂弟的核雕作品图,也不抹去他核雕派别的名字。反正他也用不着我给他打广告哈哈哈哈)

—END—

作者:圆宝。
重度精分患者,超级废柴人士。
于是只能安慰自己大器都晚成。
故事首发公众号:圆宝的元宝。
其他首发头条号。欢迎来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