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弟兄弟两个被大伯父送去了临省省会大堂哥那里。
大堂哥夫妇开了一家分销美发产品的公司,从国外进口大桶的美发用品,然后分装成小桶,卖给其他理发店或者美容院。同时,自己也经营着两家美发店。
大堂弟小堂弟去了以后,都从学徒做起。
小堂弟觉得这活一点意思都没有。
大堂弟则相反,他觉得非常有意思。
当时,他所在的美发店是总店,有一个首席造型师,轻易不干活——因为价格贵,一般人不愿意用。
但是只要他每次出手,全店的理发师,连同学徒,只要手头没工作的,都会团团围住观看。手头有工作的,也时不时瞟两眼。
技术吃饭就是这么简单粗暴,谁的水平高,大家就服谁。
“人的头,就像一个礼物,头发就像包装在在外面的礼物盒。头发打理好看了,就如同礼物盒精美了,连带着礼物都提档次了几分。”大堂弟被这个提升美感的过程迷住了。
所以,他开始一天18个小时泡在店里。
当时,学徒要做的事情,是给客户洗头,按摩头皮,帮造型师或者理发师抹染发剂或者药膏,还有帮忙烫头发时卷锡纸。
因为长时间接触化学制剂,大堂弟的手基本上没有几天是好的,皮肤泡得有时发白有时发红。
没有客户的时候,他就捡着塑料发模剪剪剪。一个不小心,把手剪破更是家常便饭。
(图片来自互联网,侵删)
剪了半年,模特的发型是越来越丑了。
与他同时期的学徒,要么比他剪得好看,要么比他剪得快。
他很纳闷,问题出在哪?要论努力,他可以说是拔尖的。店里,大堂哥也会定期请老师来培训指点。
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有改进的大堂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就不是这块料。
最难过的是,他佩服的首席造型师也要走了。
虽然首席不是他的师傅,但是大堂弟还是准备了个礼物,送给对方。
临走之前,首席跟大堂弟说:“你想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付出那么多努力,反而比不上别人?”
大堂弟做梦都想好吗。
首席告诉他,是由于大堂弟的手。
大堂弟的手,太长,比平均长度多出近三分之一,本身就不适合做特别精细的活。再加上他的手还太细,比多数人的手都要细,所以力气也不是很好使出。
如果打个比方来说,就是用两只筷子插到剪刀把手里去剪东西,怎么可能那么顺畅。
大堂弟一听,懵了:毕竟他真喜欢这行,偏偏被牛人说不合适做。
他不信这个邪!
小孩子都能两只筷子把饭粒塞进嘴里,难道剪刀比饭粒还难伺候?
于是他练习得更勤了。
但是他也听进去了那个首席的意见,所以进行了很多种手握剪刀手势的测试,最终找到了一种能把剪刀用得得心应手的方法。
代价是,他经常套在剪刀洞里的那两根手指都有点微微变形了。
而且即便如此,他剪完一次头发的时间,还是要比其他师傅更长一些。
但他终究是能剪出合格的发型了,可以出师当店里的理发师了。
然而,出师之后,真就能赚到钱了吗?
毕竟这个故事的主题是没学历学什么技术能赚钱。
没学历和学技术,已经讲完了,剩下就是能不能赚钱了。
所以,明天继续,大概还有1-2节结束。
作者:圆宝。一脚入城,一脚在乡;极度爱码字,停下就手痒。坚信选择加努力,总能有所成。 头条号/公众号:圆宝的元宝,欢迎关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