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姐说,王哥那天像约好了一样,白天给她准备了饭菜,还打扫了家里的卫生,交代儿子要听妈妈话,晚上约了几个伙伴们一起喝酒,平常都不带家属赴约的,那天非要大伙把老婆都带上,然后聚会时对他那几个死党的另一半挨个个的嘱托,说他的死党伙伴们的种种糗事,要对方老婆多担待,要好好照顾孩子,末了还对自己的老婆王姐表钟情。
王姐和他的几个伙伴们那天晚上本就觉得奇怪,向来从不叨叨的王哥,是不是生病了?
怎么感觉怪怪的。
或许是王哥有感应吧,那天对大家的嘱托,变成了大家思念他的最后一幕。
有一天早晨,从来不出门晨跑的人,居然出去跑步了,后来却在也没有回家了。
王姐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的手术台上,满脸的血,深度昏迷。
任王姐怎么喊叫都没有用。
后来,医生没能把他抢救过来。
才41岁呀!
那么年轻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送他入院的司机后来被警察带走了,因为他疲劳驾驶,把车开到了绿化带上,然后撞上了晨跑的王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