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陆续看了红伞姐姐三篇贴子,三方角度姐姐都介绍了。看似闹了很大的矛盾,但是兄友弟恭,夫妻恩爱(老二),甚至作为没有血缘关系的媳妇也愿意取悦老人。即使算不上家和,但是他们一家善良,愿意为家人付出,只是可能有了一些误会,说实话我还是羡慕他们一家的。
我们家就远没有这样的经济条件了,甚至加起来都没有这样的条件,而我现在的阶层会认为贫穷造就了大多数问题。
家中姐妹三人,都是85后,大姐初中毕业,也是当时自己考不上高中,初中毕业即去珠三角进工厂了。后来找个外省人结婚生女,算是两边走,一边过一次年,两个女儿一个随父一个随母姓。二人在工厂上班,女儿在我们老家父母带着。
二姐本科与我都是普通本科毕业,不敢说上升了一个阶层,但是也自认为多读了几年书,明白多一点道理。尤其是二姐,或因为家庭条件,或因为自身性格,为人正直善良,也揽起了家里大小事宜。甚至说是顶梁柱也不为过。我性格不担当,也懒,没耐心,所以父母之事二姐主持大局最多。
因父今年退休,姐妹三人与母协商,三姐妹每个月一人给父母500生活费,500是母定的。以后其他养老方面看病之类的三人平摊。
父61,母57,父因关节炎之类问题,在老家乡镇打过针,在梅州看过腿,两次花费应该不到2000。第一次时我叫老爸发个卡号给我我给他打药费,父不要。第二次他去过梅州了才跟我、二姐说。也是事后几个月才知道大姐在这段时间给父打过钱。
前两月二姐叫父来穗带娃,难得父来一趟广州,于是我跟二姐,先是带他去佛山一个医生那里打针(后来听说只能缓解),再去中山一院看关节炎,三做全身体检,最后又找了医生看腿。
其中花费5000多。
二姐把费用列出,发到姐妹群,三人平分账目。
大姐一看,微信回复:如果以后要我出钱,至少要跟我商量!(这是原话,用了感叹号)。
后来才知道大姐的观念人是不用体检的,她认为能吃饭就没事,自己有没毛病自己知道。
前几年我一人带父母二人去医院各做了全身体检,跑上跑下,提前体会到中年人之不易。当时也是三姐妹平分账目,大姐觉得这是浪费钱的行为。她的钱更愿意给父母买东西吃穿用,而不是体检。
且不说思想之愚昧,处理问题也简单粗暴。
大家观念不同也是正常,但是后来没有处理好,我们在姐妹群有了分歧,甚至产生了矛盾,大姐说我大概是读书多,讲的话多,也不代表有道理。原话不记得了。大姐这是再次拿读书说事。她总认为我们多读书,她少读,不公平。但我们都是考上的,家里并无条件买高中、大学读。
我说我多读了7年,老妈也帮你带了10年孩子了,他们对我,跟对你的付出是一样的。另外就算老爸去看腿,你打过钱了,也是应该。父母现在都在给你带孩子,没有了收入。
大姐回,有本事你叫他们别给我带孩子!
大姐先是怒退姐妹群,再把本应转给二姐的医疗费转给老妈,截图出来后退了家人群。
已经不是第一次闹矛盾了,前几年,我25、26岁时,无男友,现在看来也还是个非常年轻的不着急结婚的女孩子。不知怎样跟大姐产生了口角,大姐放了句狠话,你现在睡的房间你没份的。我过了一年原谅她了,但是这话我是过了几年才彻底放下,不介意。
今年也一直是我主动联系她,姐妹不多,我一直想着姐妹多亲近一些,所以在她几乎从不找我的情况下,我一次次主动找她聊天。
现在又再次产生矛盾,真的保持距离了。
有时候觉得可悲,可怜,甚至可恨,各种情感参杂其中,矛盾不已。
小时候姐妹是亲密的一家人,长大后却连亲戚都不如。
我还能与大姐修复关系吗?大概不能了,也不敢了,容易起冲突,起冲突后又拿出最狠毒的话来攻击对方。@熠青青@子木日月@三步之遥_@我是小小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