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远见君
当我们需要总结出稳健投资的秘密时,可以用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这一座右铭来代表。安全边际在债券和普通股两个领域有哪些不同?安全边际这一投资的中心思想又该如何正确地应用?
远见君,这次继续给大家分享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一书。
在书中,格雷厄姆认为,真正的投资必须有真正的安全边际作为保障,而真正的安全边际可以通过数据、有说服力的推论以及一些实际的经历而得到证明。
债券的安全边际
所有有经验的投资者都能意识到,在挑选恰当的债券和优先股时,“安全边际”这一概念至关重要。
譬如要想达到债券投资级别的话,铁路公司的利润至少应该在该公司总固定费用的5倍以上,并且连续几年保持这样的业绩。这种过去能够使利润超出利息要求的能力构成了一种安全边际——一旦公司未来的净收益下降,它可以防止投资者遭受损失或失败。
本质上看,这里的安全边际的作用是使投资者不必对未来做出准确的预测。正如格雷厄姆在书中讲到的,如果安全边际较大,那么就足以保证未来的利润不会大大低于过去的情况,从而使得投资者不会因为时间的变化而遭遇风险。
从另一方面来看,债券的安全边际可以通过比较企业的总价值和债务的规模而计算出来。如果企业拥有1000万美元的债务,而其公允价值为3000万美元,那么在债券持有人遭受亏损之前,企业的价值还有三分之二的下降空间(至少从理论上讲是如此)。
以上为安全边际这一概念在“固定价值投资”方面的应用。那么,安全边际能否应用在普通股上呢?
普通股的安全边际
如果普通股能够像优质债券那样达到足够的安全边际,那么它们也可以被看做是稳妥的。下列情况就是如此:公司只有普通股,而在危机情况下,这些普通股的售价要低于公司可能以财产和盈利能力为稳固基础而发行的债券的价值。
1932年-1933年美股股价低迷时期,一些财务实力很强的工业企业就处于这种地位。在此类情况下,投资者既能获得与债券一样的安全边际,又能够获得普通股固有的本金升值和更大的盈利机会。在这种情况下购买普通股,一般能较好地兼顾到安全边际和盈利性这两个方面,尽管这种情况并不常见。譬如在1972年,National Presto工业公司股票的总市值为4300万美元,由于公司当时的税前利润为1600万美元,因此能够轻易地支持这部分股票的价值。
格雷厄姆在书中提到,就一般的普通股而言,其安全边际表现在预期的盈利能力大大高于债券现有的利率。
假设一般情况下,股票的盈利能力为9%,债券的利率为4%,那么,股票购买者平均每年有5%的利润是属于自己的。在10年之内,高于债券利率的累积股票盈利能力,一般会达到股票购买价的50%。这一数字足以提供一种非常可靠的安全边际,在有利条件下,这一安全边际可以防止或降低亏损。
如果在20种或者更多种股票构成的分散组合中,每一种股票都能达到这一安全边际,那么,在“比较正常的情况下”获得有利结果的概率将会很大。
实际上,安全边际这一概念与分散化原则有着密切的逻辑联系,两者是相互关联的。投资者即使有一定的安全边际,个别证券还是有可能出现不好的结果。因为安全边际只能保证盈利的机会大于亏损的机会,并不能保证不会出现亏损。但是,当能购买的具有安全边际的证券种类越来越多时,总体利润超过总体亏损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
分散化是保守的投资者长期坚守的信条,由于普遍接受这一观点,投资者实际上认可了安全边际这个与分散化并行不悖的原则。
如何正确地应用安全边际?
格雷厄姆在书中讲到,多年的观察结果告诉我们,投资者的主要亏损来自于经济状况有利时期所购买的劣质证券。证券购买者把当期较高的利润当成了“盈利能力”,并且认为业务兴旺就等同于安全边际。
就普通股而言,有利条件下的大多数投资,即使是按有利价格购买的,也必然会在不利条件下经历令人不安的价格下跌。投资者也不能满怀信心地指望最终的反弹,尽管有时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安全边际来保证他度过这一困境。
在证券被低估的领域或廉价证券领域,安全边际的思想表现得更清楚。证券的市场价格高于证券的评估价格的差额,就反映了证券的安全边际。它可以吸纳计算失误或情况较差所造成的影响。
在廉价购买到某些证券之后,即使盈利能力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仍然希望可以获得满意的投资结果的话,此时,安全边际就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总之,最有条不紊的投资,就是最明智的投资,而有条不紊的投资通常都有一个前提,需要有“安全边际”这个中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