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在中午闲暇之余,大家在讨论学生的偏科现象,也谈起了以前自己读书时的状况。我都没好意思说。因为我在高中阶段纯粹就是一学渣,偏科也偏得厉害。大家说就是回顾一下,然后想想我们的老师是怎么做的。好吧!说就说呗!只是有点不好意思罢了。
说多了,真的都是泪。因为没去成自己想读的高中,开始自我放弃。到高三,被老师威胁说若不读,就走人,回家。因为数学偏科,弱到老师都不愿批改我的作业。更让我无语的是高考完估分填志愿,数学老师再三要求我重估,只因在他看来,我考不了那样的分数。我妥妥的就是老师心目中的学渣。不过,那时没人这么叫,而是被归类为差生罢了。而我自己还没有这种自觉。
填报志愿时,我报了师范大学。有同学说我是准备误人子弟去的。哦!现在我都在误人子弟的路上走了20年了。昨天在批改学生试卷时,有几个男生还在边上发表他们的见解,说我没有不像其他学科老师那样偏心,很公平。我问是从哪里看出我不偏心的,我自己觉得也偏心啊!他们忙说我不会先批改优秀学生的试卷或作业。哦!就因为这个,他们就下了这样的结论。他们不知道,那是我切身之痛后的选择。我和他们说,我也偏心,但为何不做批改顺序的选择,是我对他们还存有希望。我希望他们能给我意外惊喜。末了,我问:你们应该会给我惊喜的吧?他们连连点头。
我始终相信,学霸或是学渣,也是阶段性的,不能轻易定性。谁能想到我这样差的学生,有那么一天会站上讲台,成为他们队伍中的一员呢!我喜欢那句:一切皆有可能!而师者就是要为孩子们的种种可能创造尽可能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