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过年了,好多农村人总说现在过年没有以前的“年味”了。


我想不仅仅是农村人有这种感觉,城里人也差不多。
原因在哪呢?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感觉是大脑对直接作用于感觉器官的客观事物的属性的反映。既然大家都感觉到年味淡了,就说明客观事物——过年的氛围确实变了。过年的氛围会变,依据我个人生活经历和观察,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经济条件变好了,人们对年的期待减少了,仪式感也减弱了。
小时候家家都一个字:穷。买双鞋子,为了穿久点,我爸给我买凉鞋时经常选大几个码的。第一年穿老是掉,所以最后找了根铁丝,煤炭眼里一塞,等烤红了拿出来,塑料鞋带上一钻,一个扣眼就烫好了。就这样,一双凉鞋穿了4个夏天。

我们小时候都是拿桶装泥鳅

吃的也是,一周能割两次猪肉沾点荤腥,已经是我爸妈给力了。所以我们小时候,不是上山掏鸟蛋,就是下田挖泥鳅;最多的是在自家池塘里摸螺蛳。为的就是碗里能多口肉吃。
因为太穷,平时吃穿都过分节俭,所以我们对过年特别期待。因为过年,就意味着天天有好吃的,爸妈还会给买一身新衣服。最关键的,是有压岁钱收。
相较之下,大人则是期待夹着忧愁。小时候不止一次听到我爸妈商量:今年过年需要多少钱用来准备肉、菜、菓子、糖、烟、酒等。因为稀缺,所以珍惜,这也是大家重视年节的一个原因。
此外,因为经济不发达,所以过年很多东西都需要手工制作,如酿米酒、做豆腐、炸豆腐、炸肉圆,还有写春联。
这些环节,不但使过年准备的时间线拉长,而且就像一个个仪式,把过年这件事变得隆重。不像现在一个上午就能把所有东西买齐,人们反而觉得没有了氛围。现在人都说生活要有仪式感,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还是喜欢小时候手裁红纸毛笔手写的春联

第二,信息渠道迅猛发展,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变弱了。
小时候,信息传播渠道只有电视和报纸,农村里报纸都很少,电视也不是家家都有。所以大家能接触到的信息非常有限,观念相对单一。祖宗传下来什么,就恪守什么。祖宗重视过年,所以我们也重视过年。祖宗说:过年要遵守什么规矩,比如大年初一不许扫地,我们就不扫。过年不许拿剪刀,我们都不碰……


但是现在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极大丰富了,大家接触的各种思潮变多了,所以对一些规矩也丧失了以前的敬畏感。年轻代更是对很多传统的东西不再那么感兴趣,也没那么重视了。
第三,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弱了。
小时候,农村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王国。外人进不来,村里的人也出不去。乡里乡亲之间,很多祖上都是一个本家的。所以家家知根知底,人人互相认识。出门上个学,一路上都是你的二大爷三大姑四大妈之类。再加上那个时候生产条件不行,耕种又是每家最重要的大事,所以大家经常互相借用耕牛、农具,还有碰上建房子、红白喜事之类的大事,往往都需要乡亲帮忙。大家的联系非常紧密,也都重视自己的形象与口碑,所以对礼节更为重视,互相拜年、送礼、宴请就成为了一个特别好的表达方式。


差不多在我上初中时,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逐渐成为主流,农耕也不再是家家的主业。有的人从此离开农村在城里定居了,有的人则是常年在外奔波过年才回去待一阵,很多人还把孩子也带进城上学,后代之间甚至互相不认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不再紧密,也就没法重回以前的热闹年味了。
第四,假期不足也导致过年像行军一样急冲冲。
最后这一点主要是针对我们这一代一脚踏入城市,一脚还在农村的人而言的。我们在外头上班或打工,国家规定的春节假期加上调班,也不过7天;自己再请几天假,撑死10天到头。
回到家之后,生物钟还没调整过来,刚吃完年夜饭,就迈入拜年阶段。时间紧,农村家庭往往亲戚较多。如果再摊上跨地域婚姻,媳妇娘家和自家不在一个地方的,还得把时间砍成两截用。如此一来,不管去哪边拜年,都和急行军一样,往往是入了一家门,放下礼物寒暄两句,就得赶下一家。

好不容易喘口气可以在家里和家人窝在一起了,又习惯性地掏出手机来刷刷这个软件,看看那个视频。最常见的场景是,一家人坐在一起,个个不是低头看手机就是抬头看电视。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面对最亲的人时,总是说不了两句话。
如此过年,还能有多少“年味”呢?
作者:圆宝。一脚入城,一脚在乡;极度爱码字,停下就手痒。坚信选择加努力,总能有所成。 个人头条号/公众号:圆宝的元宝。欢迎关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