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昨天产下一个7.16斤的男宝宝,尼莫升级做哥哥了,这下是货真价实的哥哥。我一直以为是个妹妹,当知道是弟弟时有些淡淡地失落,我和姐姐都想要有个女儿。
姐姐因为到了预产期没有任何反应,被要求住院催产。昨天下午开始打催产素,打完就有了反应。我们有些担心,立马从家里赶往医院。到的时候,她的羊水已经破了,躺床上不能乱动。恰好护士又过来做内检,姐姐疼得声音发抖,我不敢看,光听她的声音我就觉得生疼。当护士说已经开了三指可以去分娩中心待产时,我们都觉得终于快要熬出头。医院的产妇太多,打无痛都要排队,因为只有一个医生。在等待排队的一小时当中,姐姐疼得几次要放弃顺产。感谢现代医疗水平的提高,姐姐在打了无痛以后,她说世界温和了好多,医生让她睡一觉。一觉醒来后,宫口直接由三指开到了十指可以生产的程度。
无论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准妈妈都很不容易。我们在楼道休息时,有个孕妈妈为了加速开指速度一直在走廊里来回走动,她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步子根本迈不开,最后疼得走不动,将头埋在老公怀里哭。看着怪心疼的。我是剖腹生产,虽然没有经历开指的疼痛,但是手术第一晚的伤口痛和宫缩痛,让我经历二十多年来最难熬的一晚,我当时疼得用脚直钻床。之后连起床都需要人搀扶,下床走动时差点晕倒。这种经历我感觉一次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