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书?

对我来说,一本好书,就是读了它之后,忍不住想写点什么,哪怕写的东西表面看与它无关。

今天,读完王绩的《野望》,也让我有一堆话想说。是的,这是一首能引起我强烈共鸣的好诗。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在古代,凡是写诗的人,都是读过书的;而凡是读书人,因为儒家思想的影响,都曾有过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但当他们真的做官后,又会发现现实和理想的巨大差距。此时,有人会选择适应社会,也有人会选择归隐田园。

王绩就是选择了辞官归隐,他的诗多写田园隐居的闲逸生活,但仔细看,又能看出他内心充满着矛盾和痛苦。

叔本华在《人生的智慧》中写过:“在这世上,除了极稀少的例外,我们其实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是孤独,要么就是庸俗。”王绩的《野望》就为我们传递了这种看似淡然又甚是深邃的孤独感。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东皋”,是王绩家附近的一个地方,“皋”是水边高地,此处正可以远望。

为什么人会远望呢?

因为不想只看眼前的一点利害得失,不想一天到晚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伤透脑筋,不想白白浪费精力和时间去计较无聊的琐事。

远望,能使人眼界开阔,看得更长远。远望的人,心中对未来仍有期待和向往。

当他满怀期待而极目远望时,现实世界却已日薄西山,他可能由黄昏想到了人生的短暂和时光的易逝,也可能对大志未酬仍有不甘,或者对生命的意义还有困惑。

此时王绩的心境,正如曹操《短歌行》中“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凄惶的乌鹊,良禽择木,忠臣择主,择而不得,辗转反侧。

总之,他徘徊不前,内心无法平静,一直在思索着:我的归宿在哪里?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相由心生,孤独彷徨的诗人能远望出什么景象呢?

他看到的是,每一棵树都被秋色与暮色染红,远处的山峦在在夕阳的余晖里越发显得一片萧瑟。这是多么一片沉默的、衰落的、没有希望的景象。

秋天,最容易让人感叹韶华易逝,时不我待。王绩,也曾有过出仕的理想,但都落空了,面对衰老,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牧童赶着牛羊回来了,猎人带着他捕获的禽兽回来了,每个人都满载而归,可我王绩,这辈子收获了什么?

想有所作为,但不被重用;想就此隐居,又心有不甘。

牧童和猎人都有家可归,我的家园又在何处?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我的这些心里话,能跟谁说呢?跟牧童说,他不会懂;跟猎人说,他也不会懂。相顾左右,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理解我。

乡野百姓固然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没有共同语言的我,走不进这生活,也走不近这人群。我辞官隐居是因为在朝廷找不到同类,可乡野之中,也照样找不到自己的同类。

真正的孤独不是临水自照时身体的形单影只,而是热闹人群中灵魂的茕茕孑立。

长歌当哭,大概只有当年隐居首阳山的伯夷、叔齐能懂我了吧。但他们早已逝去,都是书里人。

要么孤独,要么庸俗;要么庸俗,要么孤独。人生,为何竟如此艰难?

也许,股市中人也能理解到这一份孤独吧。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何必求理解?何必求认同?

股市什么时候最恐惧,最让人生不如死?底部!

股市什么时候最狂欢,最让人醉生梦死?顶部!

事实上每次都是如此,永远不会改变。

投资就是这么简单,大致的顶部和底部总是一目了然,难过的是心里那道槛。

这个世界上,越是有思想的人,越是只能独行。

微信公众号:moneylife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