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的突然生病,让我很恐慌,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老人应该是生命走到末路的,油尽灯枯的走进极乐世界,而不应该是被病痛折磨进那个痛苦的世界。总觉得那些病痛都应该离我们很远,可是这一下就敲醒了我,原来,还有重疾。

根本就不给你机会去给他治,那种无助谁人能懂。身体是自己的,有个好身体才有可能,连最普通的安静岁月都变得遥不可及,再到那时,任何如果不都没有意义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