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步是根据指数的估值来定投。估值低时持续定投,甚至是加码资金,因为此时比较便宜,随着估值上涨持续保持定投,当估值高时,则选择分批卖出或全部卖出。

所谓估值,一般是指数的PE百分位,有时候也是PB百分位。这里的PE和PB我觉得搞不清楚也行,只要知道怎么用就好了。指数每天都会有PE和PB值,百分位就是看当前的值处于历史的什么位置。打个比方,我小时候经常有人拉着东西来家门口卖,有时候价格贵有时候便宜。如果只说今天的苹果是一斤稻谷的价格,那么你肯定不知道是贵是便宜,但是要是跟你说之前某个月的价格是一斤半稻谷呢?你应该能判断了吧?





上图是我从理杏仁网站上面截取下来的PE-TTM的走势,对照下面的指数行情图,我们可以发现PE百分位高时,指数也处于比较高的位置,当PE百分位比较低时,指数也是处于一个比较低的位置。

当然除了PE百分位,还有别的一些工具来判断指数的估值是否处于合适的定投位置。但是从本系列第二篇文章里提到的投资理念来看,我们在投资过程当中经常会用到一些不同的工具来分析同样的一个事情,比如指数的估值。本来一个工具,比如上面提到的PE百分位就可以了,但是为了更加精准的找到适合定投的低估值时段,可能会再用别的工具来继续深入一些。或者,为了证明我们用PE百分位查出来的低估值时段是正确的,可能还会用别的工具来再来一遍,只要得出差不多同样的结果就好。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我们有时候,如果要求没有那么精细,那么用一个工具就够了。粗糙一点也能赚到钱嘛,而且要在精细上花那么多功夫也不一定适合于我们大部分人,因为我们没那么多的精力去做这些东西。

关键是现在很多平台基本上都用的是PE百分位,就是大家基本上都是统一在运用这个指标了,那么我们只是借用就好了。具体可以搜索查询指数估值的方法,选一个自己中意的就行。



就比如我们常说的接近什么就会变成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也有很多学科来支撑它,但最后的结果都指向到了一个点上。
用《自卑与超越》里提到的观点,就是我们的记忆重点会影响我们的想法,从而指引我们的行动。我们每天会接触很多事情,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成为我们的记忆,为什么有些事我们记得很清晰,有些事却不记得呢,因为我们太在乎那些我们想记忆的东西了。有些人可能记住的是他们看到的听到的大部分人赚不到钱的话,甚至如数家珍,这些话让他们觉得投资根本就不靠谱。但是,另一些人比如我记住的却是看过的每本基金投资书上作者的观点,他们让我觉得赚钱的方法还是挺多的,关键是要好好沉下心来学习和执行。
用《简单统计学》里提到的观点,其实很容易就发现我们有时候表达观点时基本上都用到了统计陈述的方式,比如当有些人说大部分人做投资不赚钱时,他们往往能说出一堆的理由,尤其是有些人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也可以看成是,他们平时不断地的接近他们表达的内容,所以最终变成了那样的人,因为通过一项项展现在他们面前的种种,他们只能得出大部分人亏钱,投资不好做的结果。但是另一些人比如我却能列举一堆的赚到钱额案例,而且我自己还知道了很多人不知道的投资理念,仓位和正确率比做多少次要重要等等。我们这类人成天的在学习真的投资,接触的也是那些信息,而且也在不断得到赚钱的结果,这导致我们自然而然的得出了只要好好干真的能赚钱的结果。
本文首发在公号 好多番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