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组长就提醒我还差一天没有打卡,其实我一直记着呢,就是一直没有时间补
最近糟心的事情有点多,前段时间突感身体不适,头晕,天旋地转,中气不足气不顺,心知是最近压力有点大,休息不好,心情也跟着不是很好,用了好几天才调整过来,无论如何,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什么都没有身体健康重要。
老妈今年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下颌关节炎痛了大半年了,各种治疗方式都试了总是不见好,她痛的历害就找我们发脾气,有时还说蛮话,说什么她命苦,如果她另一个儿子还在的话,她现在肯定不是这样,我听了也很郁闷,养父中风已经12年了,他的治疗费用,生活费用,从来没让他们操一点心,难道我付出的还少了吗?难道我的所作所为还抵不上一个儿子的虚名?我不会和她去计较,但心里也多了个疙瘩,为他们付出了多少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只想说人在做天在看吧。
大丫头今年已经毕业了,突然发现以前那个勤劳有责任感的丫头好像变了,不知道是我要求太高还是错觉,而我也不敢说太多,突然觉得自己老了,面对儿女的时候变得胆小了。别人都说我对俩丫头太宠了,以前总是不敢承认,现在却有点心虚了,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呢?
小丫头最近的学习也是一直反复,一会上一会下,不是很稳定,又不知道自觉,周末回来沉溺在手机里,多少次谈心也没有效果,或许对她期望太高了,有时又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又担心现在对她过于放松会害了她,有时想指望孩子还不如投资自己,有时又想投资孩子身上的钱还不如存钱给自己养老算了,脑子乱得很。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和我家黄先生的感情还算好,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简单,平静,虽然不能大富大贵,到也和睦,到了现在这个岁数,也能理解少年夫妻老来伴的真谛了,到最后留在身边的始终是自己的老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