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刷雪球,有个帖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你看出来没,这一系列现象都指向一个结论:富裕阶层和底层的消费意愿都很强,而中产的消费意愿在变弱,这就是M型社会的真实写照。
M型社会,是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在2006年提出的一个概念。
(这书挺经典的,值得一看)
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之后,社会阶层发生了结构性变化。人数最多的中产,日子一下变艰难了,不仅上升通道没了,很多人甚至返贫沦为穷人。中产阶级的坍缩,导致日本从橄榄型社会,变成M型社会:
一般来说,当中产收入的增速赶不上负债增速的时候,M型社会的苗头就出现了,比如现在的我们。
2018年,占中国人口20%的中等收入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却只有3.1%。剔除通胀,约等于没长……而国内的按揭余额也从14年底的10.6万亿升至17年底的21.9万亿——三年翻一倍,算到这些中等收入家庭头上,平均负债112万元,负债率23%。
(不同收入组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城市中产们,每个月都需要一笔巨大的储蓄,用来还房贷、攒首付、缴学费、应付父母生病。当大家收入止步不前,负担却越来越重,直接后果就是消费能力下降。
二十几年前日本的状况,就跟我们现在差不多——名创优品、优衣库、拼多多有多红火,跨境电商、高岛屋就有多惨。
(人均50以下的才是真的社会主流)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点丧?
但我今天不是来灌毒鸡汤。日子再难,能够及时转变观念的人,都能过好。
正如大前研一所说:干嘛非要买自己的房子、车子呢?省点钱租个大的,出行多坐公交,少买奢侈品,日子不就好过了吗?
对啊,买不起海淘,咱拼多多还不行么?
如果还能在新形势下找到机会,那超车逆袭都不是梦了。比如说,按照M型社会的历史经验,瞄准消费两极化的趋势,就可以发现一些好的投资标的。
就像过去有嗅觉敏锐的日本人去投资大金、宜得利的股票,我们是不是也能依葫芦画瓢来一套,找找中国市场里,未来的“茅台”或者“涪陵榨菜”。
怎么找?
很多领域有专业门槛,大家根本没有能力判断趋势和产品,更别说挑选投票、基金。消费就不一样了,咱们天天吃喝拉撒,不都是在亲力亲为地消费。
实际上,就有一种体验式选股/基法,从生活经验出发,自己去体验和判断某些产品的市场前景,进而选择对应的公司/行业的股票和基金,作为自己选择投资对象时的重要参考。
随便说个例子:
我一个同事是果粉,AirPods刚一上市,他就第一时间买来尝鲜,使用体验就俩字:真香!
他又问了一圈身边的朋友,对AirPods都是0差评,然后他顺藤摸瓜找到了生产AirPods的上市公司立讯精密,果断上车,结果这只股票不到一年就翻倍了。
现在,我们就可以重点留意下中产阶级下滑时,消费对象的变化。
最典型的就是拼多多,我前段时间还在说中产都沉迷其中,今年这股价杠杠滴,可惜人家是在美国上市。
为了避免荐股之嫌,其他例子我都不多举了。
总之,没事儿咱可以去街头转转,过年回老家也别净宅着,多跟老同学走动走动,看看现在大家新流行买什么、用什么、屯什么。
(知乎网友Leo分享的投资经验)
M型社会趋势下,尤其注意关键词“划算”、“性价比”、“便宜好用”等等,看看哪个平台、哪个品牌的东西是以此走红的,抓住最大公约数。再进一步看看这些公司符不符合“好生意、好价格、好企业”(低估值、高ROE、良好的治理结构)的标准。
你们总说不知道该买什么股票或者基金,看吧,这不就一步步筛选出来了。
我很喜欢《教父》里的一句话,花一秒钟就看透事物本质的人,和花一辈子都看不清事物本质的人,命运注定截然不同。
这句话也适用于投资。不要怂,不要怕,任何行情下都是有机会的,能抓住一个,就小富无虞,能抓住一波,就彻底财务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