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五角星,发小红旗,甚至积分都是激励孩子的一种方式,其本质相同,都是为了分步给予奖励,比如说原本完成一次很棒的事件便可得到奖励,变成了诸如得到七颗五角星才能有奖励,甚至出现一次不棒的事件后还能扣,这成了家长和孩子、老师与孩子之间的一种契约。

国庆节之前,原本安排好去松阳玩几天,对宝贝说自然是需要表现棒棒才能去玩,怎么样表现棒棒?得到一百个赞。

这个点赞涉及到生活中各个方面,吃饭、穿衣、拉屎撒尿,当然也包括其他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值得表扬与批评的事件。九月底那会,我工作实在有点忙,甚至一连五天朝六晚十,走的时候宝贝还没醒,回来时候宝贝已睡着,除了从老婆大人口中听到一些关于宝贝一天里发生的大事之外,其余根本无从了解。

9月30日那天回家的路上,宝贝已经有50多个赞了,不知道都从什么地方得来,只见一路上唱个歌得一个赞,安安静静不捣乱得一个赞,微信和爷爷奶奶发语音得一个赞,分分钟要到60个赞了,可即便如此,要在10月2日出发松阳之前得到100个赞还是不太可能。

松阳之行如期而往,原本用来激励去松阳的点赞事件得以保留了下来,松阳回来之后,国庆假期尚未结束,得以让我和宝贝有了更多相处的时间。

那日,独留宝贝和我在房间内游戏。

随着这一年来工作岗位的调动,加班成了常事,我和宝贝相处的时间也减少了很多,加上宝贝渐渐长大懂事,亲子关系也有了微妙的改变,他,不再“怕”我了,一切事情以妈妈马首是瞻,什么都是妈妈说了算,爸爸决定的事也要妈妈认可才行。这甚至让我感到危机,但细细想来也是正常,陪伴时间少了,宝贝不听你的,不是很正常?

据说当年溥仪皇帝就听奶娘的话,因为小时候奶娘陪他时间最多。

既然整个家庭安排是最近这几年我工作为主家庭为辅,老婆大人家庭为主工作为辅,我还是比较能接受的,好在宝贝最初的三年我陪伴的时间也挺多,在宝贝心中我还是个好爸爸,只是不像个严厉的家长,而是个一起玩耍的同龄朋友,在宝贝心里,甚至我和他是同等级别的。

于是,当我们一起下棋时,我连输三局之后连赢了四局,宝贝就不肯了,将棋子一扔哭着跑向妈妈去求安慰了,那扔棋子的态度真可以说要多差有多差,嘿,这臭小子,“宝贝下棋输了之后态度太差,乱扔棋子,扣一个赞。”我大声说着,宝贝这下哭的更厉害了。

“妈妈,我不要扣赞,再也不要和爸爸下棋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躺在床上看着小说,老婆大人叫了我几声没见我起身,喊着要给爸爸扣一个赞,这下宝贝来劲了,他52个赞(原本60多个赞了,去了趟松阳扣到52个),爸爸负1个赞。

于是,老婆大人歪心一起,我从点赞者变成了被点赞者,一天里面仅得到两个赞,扭负为正,宝贝更是得意洋洋地反复问一个问题,“妈妈,我几个赞,爸爸几个赞啦,相差几个赞?”

然后老婆大人告诉他,“你52个赞,爸爸1个赞,你比爸爸多51个赞。”

因为赞比我多很多,宝贝心满意足地跑来,心安理得地继续捣蛋。这半天也是大起大落,在岳母的宠爱下,宝贝拉个屎得两个赞,吃个饭得两个赞,分分种逼近60个赞,得意忘形之后又被老婆大人扣到50出头。

之后的日子里,半个月过去,宝贝没有了时限内要达成的100个赞的目标,加上爸爸在后面垫底,赞几乎永远在50几徘徊,老婆大人给了赞新用法,还能扣一个赞求喂饭。我的得赞事件更少,很多事情被视为义务,做了没有赞,不做要扣赞,倒是国庆期间舅妈那边带来个鸟,唤作来来,每天晚上洗一次屎盆子可以得个赞,于是我渐渐积累到了10个赞。

我进入了新一番忙碌,这次是应考,为了今年的第二件必须要完成的大事全力以赴。

昨晚看完书回家实在太晚,做了些必要都事情后就23点了,躺到床上只想睡觉,压根忘记了屎盆子这回事。

今儿一大早,看到老婆大人发来一段语音,不用猜是宝贝说的话,果然,宝贝爽朗的声音传来,“爸爸,你昨天没洗来来的屎盆子,给你扣一个赞,10个赞变9个赞啦。”

哈哈,真是成也来来,败也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