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这差不多半年来第一次准时下班,为了确保准时到达,我自然坐的是地铁,不然地面公交堵半天,和半小时后出来估计也没什么两样。

“全速前进。”老婆大人指示。

我几乎是连奔带跑出的办公室,下班时的电梯甚是拥挤,无奈九楼的高度让我不想走楼梯,电梯应该更快。

出了办公大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色的汽车尾灯,这片区域还在修路,平时就堵,这会简直是重灾区。

太阳还没下山,居然没怎么在这边见过下山的太阳,诶,太阳呢?今天是阴天,没有太阳。

地铁站过安检的地方竟然排起了长队,两个安检口子都开放了,有人工作人员大喊着,让另外一个安检口子赶紧关了,因为没有人。看,都没有人看安检时扫出来的屏幕,那安检的出来个啥?

一号线,自然人多到爆,尽管比起上海杭州来说小巫见大巫,然宁波的晚高峰也挺可怕的。晚高峰的地铁频率也比较高,没等多久就可以上车,接着转啊转。

当我出地铁时,竟然一阵暴雨,似乎有不停的气势,肆意地向下落,哎呦,要是这暴雨不停,我估计白这样赶回来了。

什么事?

自然是要紧的事。

家里老人的、小孩的事都是要紧的事。

上周因为宝贝幼儿园的事,这一年来第一次上班晚到,而这次是因为岳母大人的事,差不多这半年来第一次正常下班。

岳母大人为我们付出了很多,远离家乡来到宁波,差不多有五年了,如今渐渐在这里生根,有了现在的生活与朋友,这还要感谢广场舞。

这次是岳母大人第一次在这里上台表演,社区组织的文艺汇演,岳母和她的小姐妹们是第一个节目,我能不能来现场捧场不要紧,关键是得由我这个摄影爱好者把这难忘的一幕给拍下来。

这雨,暴成这样,不至于下个不停,但就是不能确定何时能停甚至何时能下一点,舞台搭好了,人员就位了,岂能随随便便延期?不靠谱的天气预报此刻还在说阴天呢。

我赶到的时间离原定开始时间还有20分钟,我和老婆大人汇合之后取过相机包,踏上二楼寻找好的角度,二楼的平台看上去挺不错,就是远了点,即便把镜头拉到最长,里面的人还是有点小。

既然这样,我便去坐第一排吧。

社区的活动影响力并不大,除了表演者的家人外估计也没多少人来看,何况雨兀自未停,抢到第一排很轻松,但是第一位最佳拍摄点已经被人占了,这样多少我的构图会有瑕疵。由于那个人还撑着伞,如果第二排就需要站起来拍了,不然被伞挡住,站起来势必影响后面的人,我还是选择了第一排。

本来还因为赶时间不希望岳母大人她们第一个上场,现在看来早完事早了。

雨渐渐停了,活动正常时间开始,在主持人简单的介绍后,岳母大人一行十几个人上场了,上场前岳母大人还在嘱咐我拍视频拍下来。既然全程拍视频,我就没法拍个人特写了,其实拍视频就举个相机,尽可能保持不动即可,或者甚至拿个三脚架放着就行了,让老婆大人操作一下,这样我就可以用另外一个相机出去拍特写了。

只是,这种天气,哎。

下雨也有好处,人少。

表演开始了,风风火火的红衣服上场,这整齐的架势,也是准备了好久吧,这种表演我就不成,怯场。随着歌声想起,岳母大人和她的小姐妹们展示出她们的美。

我举着相机,不时被雨水淋到,但愿别再大,不然人没事,相机可要报废了。好几次不得已地移动位置,这是拍摄大忌,好在本身要求不是太好,全程拍摄下来,画质清楚即可。

结束了,肚子饿的要命,今天家里没有准备晚饭,在小区里面饭馆吃一顿吧。

老婆大人给我买的新手机到了,进入一个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