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万的人,你会怎么定义他们?中产阶级or精英阶层?不管用哪个词语,都折射出他们的生活应该超越大部分人一个level。相信不少人会羡慕、会向往年薪百万的生活,甚至以之为目标。
可当我最近跟一个在沪年薪百万却0储蓄还借款炒股的博士深聊完之后,却由衷感叹:所谓精英阶层,不过是被知识所诅咒的一群人。他们看到了更好的生活,努力追赶,可子女教育、房贷、中年危机却是铐在他们身上的三大枷锁。看似高昂收入光鲜的背后,是沉重的步履,疲惫的身心,以及对生活爱与痛的纠缠。
该博士(以下简称为郝博),为魔都某金融科技公司中层,1982年出生,现年37岁。2015年金融学博士毕业。本科毕业后参加工作,后读硕士;硕士毕业后工作,再读博士。
这样的状态切换,他自己解释为一方面 “喜欢读书,喜欢去学东西,提高自己,不想荒废时间”,另一方面在我追问下,他承认“工作之后发现硕士、博士的身份对于在金融行业找到更好的职位更有利”。
郝博,非独生子女,农村家庭出生,有2个姐姐,1个弟弟;老婆是独生子女,同样为博士,现为某事业单位员工。两人组成的双博士家庭,育有一男孩,7岁,2012年出生。目前不打算生二胎,主要原因:太累,养小孩太费心。

郝博跟我一兄弟是同事,他向身边同事借款投资股票的事迹在朋友圈里传的挺开。从2018年10月份起,郝博陆续借款50万元,投资股票,给借款人利率年化8%。
目前该笔借款仍然投在股市中。刚好我最近一直在做中产阶级家庭财富管理的研究工作,我眼里的金融学博士,应该是对风险有理性的认知与敬畏,为何会有如此高风险的投资行为?所以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基于此,在兄弟的牵线下,跟他有了次深聊。
他坦承借款炒股原因:“第一,基于自己的经验及判断,认为今年股市机会比较大,所以愿意承担风险进行投资;第二,生活压力比较大,想博取一些高收益。”
百万年薪还生活压力比较大?郝博苦笑两声:“这些年家庭的积蓄几乎为零。在37岁的年纪,这样的家庭状况,压力怎会不大?”
37岁零储蓄?按照我的理解,百万年薪应该不至于如此。带着疑惑,跟郝博一起搭建了家庭资产负债表,结果还挺耐人寻味的。

梳理完家庭资产负债表,基本清楚。首先,郝博的百万年薪是税前,还有一部分是未变现的期权算在里面。那税后收入大约63W左右,每年的开支粗略算下来已经是52W,确实每年能储蓄的钱就11W左右。
但一来薪酬前几年并没有这么高,二来储蓄下来的钱也在装修、购车、以及还款上(买房首付260W,当时借了50W左右)全部花掉了。所以目前是零储蓄。
房贷占了负债的28%。“这部分已经很少了!房子是我最成功的投资!”这是郝博一直强调的事情。
确实,他在2010年单价1万购入60平小套,2013年单价4万置换成徐汇区140平的住宅。两次购房时点都踩在了低点上。
“很多人房贷要占收入40%左右。如果没在房价起涨前购房,那在上海两个人背个400-500万的贷款是很正常的。还有些至今没购房的人,他们的压力更大。”
我们一起算了一笔账:如果来上海来的早(2010年之前),100W左右一套房子,首付20-30W,父母资助一下还可以;但如果来的晚,20-30W根本没什么用。这些年房价上涨很多,可是父母的积蓄跟10年比,却没有本质的增长。
尤其很多人父母又刚好赶上退休。所以储蓄的增长幅度远比不上房价。没有父母首付的支持,如今想要购房,确实压力山大。
郝博中肯分析。确实。以他大木桥路房子为例,目前价值1200万左右,想要购入,望洋兴叹。

子女教育占了负债40%,这个比例比一般家庭要高很多。“这部分已经替代房贷,是我最重要的开支。”“尽量要给小孩最好的。”郝博谈到小孩,目光坚毅。
据笔者了解,郝博的小孩今年成功转入了上海某顶尖国际学校(该学校入学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该学校目前学费15W/年。“在上海,好的私立学校差不多都是这个价格。其实换个角度,如果不读私立,去读公立,那你学区房的价格基本都是10W附近。小孩的教育成本变相转入到住房成本里去了,说白了,这部分钱,你总是要花的。”
在郝博的眼里,为小孩上顶尖学校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上了顶尖名校,意味着小孩的教育环境,接触的同学,认识和了解的事物,都将远超其它学校水平。这对小孩的成长,以及长远的规划是非常有好处的。他坦言,全家人为了小孩上私立付出了很多。(关于郝博如何培养小孩上私立名校,我决定之后单独开篇文来写)
可一旦进入顶尖国际学校之后,学费增多只是最显性的一项。其它各种隐性开支也开始攀升,比如小朋友生活费逐渐变高,比如各种社交费用也逐渐增多,再比如郝博咬咬牙更换了一辆宝马。
好在郝博的小孩非常优秀,在学校,他的语文成绩、数学成绩是全班第一梯队的水平,这让郝博非常欣慰。除基础教育外,小孩日常上4-5个培训班,包括钢琴、围棋、语数外、打鼓等,每年的培训费用在4-5万。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我问他为什么在小孩教育上投入如此巨大?郝博答:“因为自身出生于农村家庭,觉得受教育改变了自己的成长路径,来到了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成为了‘新上海人’,所以他始终认为要把小孩教育放在首位。而他老婆也是从小到大学习非常优秀,所以也重视小孩教育问题。两人总是尽全力满足小孩的教育。”
从基础教育(学校),到小孩专业技能(课外辅导班),包括一年三次的旅游,也是为了开拓小孩的视野。可以说,郝博家庭充分以小孩为第一核心。综合看下来,教育占了40%,再算上旅游和小孩生活费,小孩一个人要花掉家庭收入的60%,这个比例是导致郝博零储蓄最重要的原因。
小孩长大要出国,还要买房,“为了小孩,要加紧攒钱。

37岁零储蓄的郝博,除房贷、子女教育外,还面临着中年危机。
郝博的危机感主要来源于今年的经济不景气,大环境不好,周围很多人在被裁员、在降薪。“不少身边的朋友突然就接到通知说明天不用来了。互联网、金融等高薪行业这两年度日如年,各种趋严的监管、爆掉的非标资产,都让企业越来越难。那企业怎么度过难关呢?无非裁员过冬呗。”
抛开大环境不谈,在职业生涯上,本来随着年纪变大,危机感就越强。职场中,越往上,职位越少。谁都想硬着头皮往上爬。年龄一大,一旦在竞争中失败了,就此上升无望,自然压力随之而来。而时代又是日新月异,风云变幻,职场普通人,稍有差池,自然容易被淘汰。
“说到我的中年危机,其实很多人比我要大的多。我其实是幸运的。很多人做到35+的年龄,月收入2-3W是正常现象。”确实,现在的郝博好歹是个中层,至少在前半程的职场生涯中,还算是攻下一城,中层的位置还是帮他显著跟同龄人拉开了差距。
“会觉得压力太大,想降低一些生活成本吗?”我问道。
压力固然是有,但没有一部分可以降低的。房子已经买的很成功了,小孩自己能考上,难道我还不让他上吗?”
“那会讨厌这样的生活,想离开上海或者换种方式吗?”
本来以为会听到肯定的答案,结果郝博的回答让我非常惊讶。
“完全没有!”郝博斩钉截铁地答道:“一点也不想离开上海。我已经从家里走出来,不可能回去的。说真的,我很爱上海。上海的教育、医疗、交通都是没有地方可以比得上的,活在上海,人的眼界都完全不一样。我的小孩也只有在上海才能受到更好的教育,将来过上更好的生活。像我们这样走出来的人,逃离北上广只是伪命题,我们没有往后走的权利。”
我无言以对。
他的内心对上海是真的爱的深沉,可是他的状态和眼神又处处透露出活在上海的疲惫和压力。
最后,我冒昧问了一下:“股票投资的收益怎样?覆盖了借款成本吗?”
郝博刚谈到爱上海闪硕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持平吧!”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没有往后走的权利”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想。
我忽然想到《复仇者联盟4》里面灭霸对钢铁侠说的一句话:你不是唯一一个被知识诅咒的人
在这个社会上,像郝博这样年薪百万的所谓精英阶层,不正是一群被知识诅咒的人。他们通过读书,通过努力,改变了原有的生活轨迹,看到了什么是更好的生活。再看到什么是更好的生活之后,就没有办法想象它不存在,没有办法不去追求。尤其周围的人都在这样做,都在抢资源,你也只能去这么多。
所以,读书越多,越需要被认可。他们看到了更好的生活,就不甘于在原生阶层,不甘于在小城市。他们在追逐的过程中,固然得到了不少,可是得到即失去,失去往后走的权利,小孩的教育不可能变差,自己的生活也不能倒退
而且,可能其他人都很难去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
就像郝博,看似借款炒股疯狂的行为,看似难以理解的生活方式,可在跟我聊的过程中,他无比清醒、理智,思路清晰。他深深爱着上海,也深知自身的疲惫和无奈,可惜他只有继续负隅向前。
别无选择。
说到底:活在当下,谁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