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问你,在你生命中最重要是什么,不管你们怎么选择,我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健康,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自己一贫如洗,却不愿意自己被疾病有任何交集。
上周六上完两个夜班后回家休息已是早上9点多,回家不想吃饭,也没有多想就躺在床上睡觉了,可是我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的有点冷,肌肉酸痛,也没多想,挨到中午吃饭时间,随便吃了一口饭后,已是四肢无力,这是才想起不会是发烧了吧,一测体温38.3,觉的也不太烧,吃了一片布洛芬胶囊,浑浑噩噩的睡了过了,醒来已是下午17点,满身的大汗,头发上的汗顺着脖子流了下来,自己挣扎着做起来上了个厕所,觉的好了一些,就一个人做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一直到晚饭结束都没有在烧,可是到了晚上21点再次测体温已是38.6,没办法,又吃了一片布洛芬,这次一夜烧在没退下去,一直烧到第二天早上,没办法,一大早给科室负责人打电话请假,请过假后再没睡着一会,浑身的肌肉酸痛的刺激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自己测一下体温38.6,有吃了一片布洛芬,实在是受不了肌肉酸痛导致的腰疼,在自己腰上贴了膏药,当然没啥用,属于心理安慰自己吧,一直躺在床上到中午,测体温39.5,自己也吓了一跳,挣扎着爬起来,自己去医院,我妈要配我去,我不同意,我倒是挺佩服我自己的,当时我已经意识不大清楚了,自己一个人是怎么骑车到医院的,路程大概20分钟,反正是一个人挂号,抽血,等结果出来,最后输液结束,自己都是无脑状态,输液结束已是17点,问了一熟人,她告诉我我可能是感染了流感,输这些药不行,果然液体刚输完又开始烧,熬了一个小时后决定回家,叫了滴滴,自己晃悠悠的不知道怎么从电梯下去,因为两天已经几乎没怎么吃饭,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没办法,挤着最后一丝力气走上车,最后让家人来接自己回家,回家是被背加拖回去了,因为实在是没走力气了,回家后测体温39.5,又吃耐普生,然后接着烧一夜,第三天没办法,问了一下朋友,确定是流感,说没什么好办法,至少要烧三天,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想跳楼,最后决定去楼下的诊所输激素,真的快把我烧熟了,然后去了一家小诊所输液,期间诊所老板给开了中药,真的是难吃死了,最后勉强输完液体后,吐的自己肝肠寸断,一点也不夸张,最后被我妈给拖回家的,我妈要背的我不同意,所以我就靠在她身上让她拖着我走,回家睡觉到16点开始腹泻,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从厕所爬出来的,晚上渴了点水,吃了点稀饭,好了一点,烧退了一些,夜里也没有太烧,第四天,几乎不怎么少了,就是一值咳嗽,今天第五天,又好了一些,
拜拜,流感!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