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前一直说的一个投资逻辑是:优秀上市公司的增速>全体上市公司增速>全国企业增速>GDP的增速。也就是优秀上市公司的增速>GDP增速,而GDP是衡量一个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我们投资的大部分指数基金都是属于优秀上市公司。比如我们采用市值加权法选出沪深两市市值最大、流动性较好的300家公司的沪深300;还有采用股息率加权选出分红比较好的100家公司的中证红利指数等。不管采用什么指标,其核心思想就是想通过各类指标选出优秀的上市公司。而投资这些指数基金,和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是息息相关的,也就是买指数就是买国运。
巴菲特曾说过,自己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得益于美国在二战后的发展。是啊,如果国家发展都不好,又何来我们投资的大丰收呢?再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的投资大师都是来自美国呢,像我们所熟悉的巴菲特、芒格、格雷厄姆、彼得林奇等等。一个伟大的国家会诞生伟大的投资者,西西相信将来的A股也会诞生不亚于美股的优秀投资者(其实目前已经有不少很优秀的投资者,比如邱国鹭、但斌、林园、杨天南等)。
没有强的国,哪有富的家,国家的强大是我们幸福生活最根本的保障。企业发展和强大的国家更加是息息相关,像最近的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对中小企业就非常有利。这也体现在世界500强企业的中国企业的数量稳步提升。中国上榜企业数量从2002年的11家,到2019年129家,超过美国的121家。
更值得注意的是,2002年的11家企业大多数是大型国企(比如:四大行、电信移动、两桶油等)。而2019年的上榜企业我们看到阿里巴巴、腾讯、小米、格力、美的等靠市场竞争拼搏进去的。也就是含金量提高了很多,科技含量提高了,民营企业数量提高了。

很多人喜欢吐槽A股十年不涨,在2007年就已经站上三千点,如今已经是2019年还是三千点。但是他们忽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估值。2007年的三千点已经是算高估了,市盈率已经达到30倍,而今天的三千点不过才10多倍。背后深层次的逻辑就是我们国家在这十多年时间里企业赚更多的钱。2007年我们国家的GDP是27万亿,而到了2018年GDP已经达到了90万亿。足足增长了三倍多,这也是我们改革开放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如果上证指数回到30倍市盈率,我们能赚三倍,也就是上证指数九千点。
买指数就是买国运,一个国家居民生活越来越好,企业赚的钱越来越多,没有理由这个股市会不涨。如果它这十年不涨,可能是为了将来涨得更多。
我们始终要记住,在股市里面赚两类的钱,一是赚企业价值增长的钱,二是赚估值由低估到高估的钱。赚企业价值成长的钱,我们需要买入优秀的企业并跟随它一起成长。赚估值的钱,需要你在熊市大家都不敢买的时候买入,在牛市大家都疯狂的时候卖出。然而企业价值
我们应该以生在中国为荣,也应该感谢自己生在这个伟大的国家。
免责声明:文章涉及标的不作为投资推荐,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本文首发公众号:西西定投,欢迎关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