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有钱人,大都在一二线城市
十年前,我们眼中的有钱人,都是些矿老板煤老板什么的,甚至还出了个网络热词,叫“土豪”。
反正,那时候的有钱人,都在些小地方。
十年后,我们眼中的有钱人,要不就是他们的子女,都是坐拥一堆房产收租的,每天打打麻将就能收入不菲。对此,人们也想出了个热词,叫财务自由,就是房租等被动收入,大于日常主动支出。
而这些人,大部分都在一二线城市。
无法阻挡的人口流动
从“土豪”到“财务自由”;从“小地方”到“大城市”。
表面上只是网络热词和社会现象的变化,背后却是时代浪潮下的一股洪流。
这股洪流就是大国崛起中的大城市化,也是全世界各个国家经济走向发达的一个不可改变的规律。
大城市化,就是大城市和小城市的差距,不仅在经济上会越拉越大,人口也都逐渐往几个较为发达的区域聚集。
1990年,改革开放初见成效,GDP排在第十位的成都是174亿,排在第一百位的中山是43.5亿,两者的差距是4倍。
10年前,城市分化逐渐开始有雏形,排在第十的青岛是4890亿,排在第一百位的菏泽是954亿,两者的差距扩大到了5倍。
如今的2019,大城市与小城市的经济差距进一步拉大,排在第十的杭州是6949亿,而排在第一百位的信阳是1214亿,两者的差距已经快到6倍。
这种差距的逐渐拉大,我们在生活中可以更加明显的体会到。
十几年前,很多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区别就是一个大与小的区别,大城市有更大的面积和更多的人口,其余方面和小城市差得并不太多。
那时,杭州似乎就比绍兴多个西湖而已,堵得水泄不通的市中心和遍地的出租车拒载现象,让人觉得还不如回绍兴去瞻仰鲁迅算了。
那时,武汉破得简直就像个县城,武昌火车站的卫生间脏得如同农村的牛棚,反而同省的宜昌就感觉干净很多。
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向往的,是小城市安逸而稳定的生活。
然而今天,时代稍稍地发生了一些变化。
大城市与小城市开始有了许多方面的差异,这些差异直接影响到年轻一代人的去和留,然后产生更大的差异。
差异主要体现在教育和产业。
你可以在大城市轻松找到乐高机器人和Python学习等细分领域的少儿教育,但大多数小城市还是遍地的钢琴绘画拉丁舞。
你可以在大城市寻觅到一份天天拍抖音的有趣职业,但在小城市大多还是你不一定感兴趣的企事业传统产业,而且四处的关系网更令人窒息。
中国人的观念很统一。
哪里有利于下一代就去哪里。
哪有有钱赚就去哪里。
于是,教育和产业的分化开始形成人口的大规模迁移,这和发达国家的人口迁移史非常相似。
今天,美国东海岸的人口,已经高度集中在纽约、费城、华盛顿和波士顿等几个大城市极其周边,其余小城市和县郡人口密度都已经到了一个相当低的程度。
中国的人口集中度也不低,但各大小城市的人口集中度仍高于美国。
可以预见的是,中国未来的人口一定会继续往一二线城市及其周边集中,而且会持续几十年甚至更长。
即使今天整个日本的人口数量已经开始逐渐减少,但东京都和东京圈的人口却仍然在增长,这就是不可阻挡的人口向发达地区集聚的力量。
不可撼动的意志
我们可以看到发达国家崛起的规律,中国ZF背后的智囊团们当然也看得到。他们早就制定出了最符合经济规律的发展策略,并在一次次会议里,向群众透露着一些信息。
近日,某次国家顶层的中枢会议,官方是这么描述会议内容的:
会议研究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等问题。会议明确了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作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的作用,并提出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增强其他地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
很显然,会议原文中,最值得深思的是以下三句话:
◈1.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
城市的人多了,就会产生房价过高、交通拥挤、资源不足等“大城市病”。
以前,我们对这些“大城市病”的处理方法是控制大城市人口、积极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
可即便是这样,大城市与中小城市的差距还是越拉越大。强行主导经济分散,对大城市的“城市病”缓解,没有任何作用。
现在,会议说得很明显了,要换个思路,不能说大城市装不下人了,而是大城市的人口承载能力,还需提高。
道路太堵?那是路不够宽。
地铁太挤?那是地铁修得不够。
总之说白了,未来的方向就是给大城市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创造更分散合理的就业区域等等,使大城市能装下更多人口。
◈2.增强其他地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
什么叫其他地区呢?
按照会议的说法,是除了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以外的地区。
中心城市好理解,就是说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重庆、武汉、成都、郑州和西安这9个国家中心城市。
但城市群不一定就等于目前规划的19个城市群。
因为这些城市群,圈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现在中国78%的人口都规划在城市群中,没有一个省会城市不在城市群的范围内,且这些城市下辖的县区也在城市群中。要想雨露均沾,基本不可能。
所以如果硬要给其他地区下个定义,就是除了一二线城市,以及与其高度连接的城市群以外,统称为其他地区。
这些其他地区的发展思路是怎样的呢?保障三个安全: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
说白了,就是要耕地收粮,种树种草,和保卫边疆。
什么金融服务、什么基因制药、这些现代的经济产业基本都与之无关了,建设绿水青山和支持祖国边防,才是他们的任务。
◈3.要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对重点生态功能区、农产品主产区、困难地区提供有效转移支付
那么,这些没有产业支撑的地方,岂不没了收入来源吗?
不要忘了,我们伟大的祖国可是一个整体。转移支付的政策,可是要好好利用。
说白了,就是拿深圳的养老金,来支持鹤岗。
难以想象的城市分化
对房产有一定基础知识的人都知道,三四线城市的房产存在供大于求、无产业支撑、投机泡沫严重的现状,基本没有投资价值。
可是大家也许不知道的是,三四线城市不仅房子涨不上去,成为投资客的坟场,部分城市未来还有可能出现城市空心化,生活质量降低的现象。
受这种分化影响的不仅是房价,还可能是与一二线人民的生活差距。
这很好理解,当一个地方的支柱型产业出现产业老旧或是产业搬迁的情况,整座城市的就业岗位大量减少,人民收入骤然降低,生活质量大幅折损。
比如,一个靠挖矿带动经济的地方矿挖没了,马上人民就由富转穷。湖北省黄石市,车牌是鄂B,因为其经济仅次于武汉,90年代的时候就有不少私人小汽车在路上跑,结果矿产枯竭,资源衰败,小汽车都携家带口跑走了......
也许,未来几十年,中国会出现像底特律这样的城市,支柱产业衰退,人口急剧下降,房产一文不值。
可能有人会说,转移支付是白说的吗?在社会主义的土壤下,怎么可能让一个城市陷入底特律的境地呢?
这样想是因为我们把“转移支付”想得太简单了。在中国,每当上面给一个地方拨款的时候,最后这些款项有没有真正转移到人民的生活质量上,我们可能要打个问号。
今天,你再问有钱人在哪里。他们往往不再是一个你从没听过的地方的“土豪”,而是在某个一二线城市的市区大平层郊区别墅,享受着生活。
人均收入和生活质量越拉越大,是不可避免的。
分化这个词是生物学上的一个术语。
意思是一个胚胎细胞,分别形成心脏、肝脏或肌肉细胞等功能性细胞的过程。
那么城市分化,就是不同城市执行不同任务,有的当心脏,有的当大脑,有的当肌肉。
一二线城市和其城市群承担发展经济的任务,继续收纳人口,扩大规模;其他地区好好负责生态环境,种草养牛,保卫边防。
那些小城市的什么工业园,什么孵化器等等,就当概念听听好了,毕竟这不是你的任务。
很残酷,也很现实。
站在2030,回望10年前的2019,那可能是在城市完全分化之前,通过向高能级地区跃迁来改变命运的最后一波时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