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太多的人想要你花钱了,没钱花?问题不大,大把“人”争先恐后地想借钱给你!“大方”得很!
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小李,初入社会就已经把信用卡已经刷爆。
为什么刷信用卡,这一切在在小李大二的时候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个时候的小李每个月靠父母亲给生活费,不多,1500块钱,能够在学校里过着普通学生的生活。但是,也就在那一个学期,小李偶然的得到了一次“赚外块”的机会。非常容易,赚得了五千万元的收入。
因为这个额外收入,使得小李以前的拮据的过着日子变成了大手大脚起来。面子问题油然而生,很快这五千元很快被挥霍一空,父母每月的1500块钱不再能够支撑着小李的日常开销。这个时候开始,支付宝开始推出“蚂蚁花呗”,这一年的双11,小李用光了所有的额度3000元为自己购买衣物及商品。
刚开始的时候小李没意识到问题,因为可以分期,基本上还款还算无压力。但在大三的时候,事情就开始转变了!那时候学校外有人在推销信用卡,小李被额度吸引了,于是就办了一张。为了好面子,于是跟父母说,以后,你们不用给生活费了,他能自己养活自己。当时的小李抱着减轻父母压力而做的打算。毕业后,挣钱了慢慢还,因为钱来的容易,那也会去的也快。渐渐的,染上了一些不好的作风习惯。第二个月,没有敢动剩下的钱,因为要还上个月的。就这样,第三个月把剩余的额度透支,还进之前欠的钱。但是,问题又来了,父母不给生活费了,怎么生活呢?无奈之下,继续透支着剩余的额度。花钱就如流水一般,上头的很。
为了还信用卡,小李找了一家网贷平台,这个时候真正的陷入进去了。渐渐地,小李从最开始的胆怯变成了满足。等到信用钱包开始还款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信用卡!就这样,信用卡很快被消灭的干干净净,他的手机屏幕也被各种网贷app覆盖。
一位刚刚踏出校园的大学生,没有能力还款,而且,毕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资本家永远只是剥削底层劳动阶层,没有能力去质疑仲裁机构,因为人家是签署了战略合作,在巧妙的时间与巧妙的事情里做出了巧妙的动作。
这教会了小李人生社会现实路的第一课,谁在助长年轻人的消费欲望?与借钱太容易甚至被怂恿借钱不无关联。
新京报曾经发布了一篇《这届年轻人不敢生,但他们敢花啊》文章表示过半90后的工资,都用来“买买买”;超过三成90后每月收入的一半用来还上个月的欠款;近三成90后不能按时还款。
有相关调查机构显示,中国90后在借贷市场上的占比高达49.31%,在亚洲同龄人中排第一。不仅如此,这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款,就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年轻人敢花的背后是借钱变得越来越方便快捷。马云出席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会谈,谈到了当下年轻人的网贷问题。他表示,现在年轻人借钱很容易,3分钟申请1分钟钱就到账。
除此之外,年轻人能接触到借款金融机构的渠道也越来越多,随意浏览网页或抖音微博等社交平台,网贷广告无处不在。例如在抖音快手的很多短视频里就插入了很多贷款广告,在视频内容,强调平台利息低,不面审,额度高等这些宣传信息。
在这些网贷广告的狂轰乱炸之下,无数拥有消费欲望的年轻人,在金融机构各种线上和线下渠道推广中,欲望不断被放大、被鼓励。最后走上了办卡——网贷的这以贷还贷的循环路。这些金融公司借助互联网平台高频推送借贷平台的行为,是诱使年轻人沾染提前消费陷阱的元凶之一。
虽然法律并无明确禁止,但从社会责任上来说,片面鼓动没有偿债能力的年轻人借贷,这些金融公司和信息平台是缺少商业道德的。因为正是这些金融公司和信息平台的搭台唱戏,一唱一和导致受众非理性地接受这个信息,从而作出非理性的决定。
写到最后,我想对那些还在借贷的人说,其实靠物质支撑的幸福感,是不能持久的,它是会随着物质的离去而离去。只有心灵的淡定宁静,继而产生的身心愉悦,才是幸福的真正源泉。
拒绝盲目消费,不要为不必要的商品买单,更不要过度依赖通过获取物质来获取短暂的快感,或许这才是今天我们年轻一代更应该树立的消费观。毕竟,下单的快乐只是一时的,还款的痛苦却是漫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