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家人群里兄弟姐妹约好一起到另一个区域住的表哥家里抓虾拐。
然后大家兴致勃勃的骋骋地都来了。
很难得可以聚一起,越是年长,这种机会就越难得。
活动中,发现表嫂不在家,于是问了一下堂妹小姑子,她说哥哥嫂嫂离婚了!
有点震惊,却不意外。
嫂嫂以前总埋怨说表哥对她不好,钱不拿回家,为了孩子,她只能默默忍受。
然后闹了无数次的厉害,结局都是表哥哀求她不要离结束。
那时交往不深,面对在外面表现的超级恩爱的他们,而单独对我说的又是另外一个样,我想应该是因为表哥他们的收入少了的原因吧。
所以去年,我拿到一个项目的代理权,第一时间便是相当表嫂她,因为她开着理发店,我拿的又是一款护眼贴,结合她的生意,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项目。
于是联系她,说我出资她出人,我们一起合作。
她开始答应的好好的,因为我自己的蛋糕店生意走不开,在她那边肯定要靠她多一点。
于是找门面,装修,然后她又介绍了一个小妹到店里上班(那妹妹在家带孩子,然后为了方便她接送孩子上学,我店里刚好有个阁楼可以住人)。
前期工作她牵头我决定。
我以为我们就是一条心了!
因为有一层亲戚关系在,加上我这人神经大条,对身边人从来不会去计较。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开业的头一天,嫂嫂打电话说小妹不干了,原因是我打电话去咨询了隔壁门店每个月如果在店里居住每个月的电费开支是多少。(隔壁店也是在店里饮食起居的)
说我怀疑小妹,不相信小妹,所以小妹要走。
让重新找人。
那时我真的有点懵。
因为从开始到结束,这一切都是嫂嫂电话告知我,然后我根据她的转述决定她的安排。
现在突然来这么一招,也是无奈了。
没办法,第二天开业,我找了朋友帮忙顶场,然后重新招人。
但是,做生意是很忌讳这些东西的,说不清为什么,就是意头不好。
然后因为有了这层合作关系,每次我一到她那里,她就天天哭诉给我听,哥哥对她有多不好,哥哥有多么不挣钱,哥哥太没有上进心……
巴拉巴拉一大堆。
刚开始,我不了解情况,老人家都说这个世界对待夫妻问题,都是劝和不劝离。
但是她实在是抱怨太多了,她眼里的表哥,简直就像下水道的腐物一样不堪入目。
而且她每次和我抱怨,她儿子就坐在我们的身边。
我提醒她注意言语,因为孩子在,不要总在孩子面前用言语损低自己的另一半,不管怎么说,那是孩子的爸爸。
我从小我妈从来不会在我们姐弟的面前说我爸一个不字。
可是她依然我行我素,说到愤怒处,总是嚷着要离婚。
我问小侄子,如果他爸妈离婚,他怎么看?
小侄子说他巴不得他爸妈早点离婚,因为她妈天天找她爸吵架,他觉得以后他都不会结婚了。(小侄子18岁了,谈了一女朋友,然后她妈阻止谈朋友,说读书的孩子谈什么朋友,我和他说,谈朋友可以,但是要注意安全,无论如何,一定不能作伤害女孩子的事情,要有底线,懂得尊重女方)
后来有一次,嫂子再埋怨的时候,实在听腻了,我就把他儿子支持他离婚的话转述了,嫂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分析她现在离婚,没有什么财产,不划算。
她和表哥一起买了2套房,第一套已经还完贷款,第二套表哥每个月还在还贷。
老家的房子以后可能会遭占。
她不想离婚!
我黑线飘过,你不想离婚的天天把离婚挂在嘴上!?
后来,我因为自己决策失误,参与网络投资掉坑了,也就没什么心思在听她的言论了,最后,因为没有用心经营门面,最后生意也就跨了。
然后,我就不怎么和她联系了。
有种人,喜欢抛出负面情绪给周边人,然后就会越陷越深,生活就越想越难过。
而她,终于在19年春节的时候又闹离婚的时候,表哥却没有像以前那样,低头哄她求他了,而是决绝的带她一起到民政局把证换了。
我不知道嫂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我的脑袋瓜里很笨,真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人前可以表现的那么恩爱,人后却又这样一地鸡毛。
晚上兄弟姐妹几个,开开心心的聊天砍地的,欢乐的不得了,表哥依旧老样子,对弟弟妹妹们特别的关照。
小侄子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他告诉我,9月份要去当兵了,理了头发的他,特别的阳光帅气。
大姑妈悄悄对我说,哥哥每个月的工资要用一半支付房贷,然后家里的红白喜事和开支,都是哥哥在负责,嫂子以前控诉的哥哥没钱给她,是不成立的。
我对着大姑妈微笑的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您最重要的就是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
这个世界,谁离开谁,太阳还是一样的热烈。
珍惜眼前人,过好每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