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回老家有点急事,乘坐的是长途客车。就是那种有上下铺,车里有卫生间的客车。每一次坐这种车,我都心情都特别郁闷。因为直达家门口,所以是最佳的选择。


在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坐过这一趟直达家门口的车,这次是一个老乡介绍的。这类的客车靠的是口碑相传,不需要到车站里面买票,只需要一个电话跟车的乘务员就会给你留一个位子,当然也可以到车站里面买票,但似乎还不如打电话好使。而长途客车的乘务员通常都是由中年男性充当,多年的承乘车经历,我已经见识了这些人的粗鲁、野蛮,甚至看到单身的女乘客言语中透着挑逗和暗示。所以我每一次坐车都会戴着口罩,压的低低帽子一言不发。当然在乘坐高峰期的时候,也不乏有些女的跟这些乘务员说着黄段子以博得一个好位子。更有甚者,一些长期在外工作的已婚妇女在多次往返的途中勾搭上了也经常往返于两个城市之间的乘务员。这是底层昏暗的一面,也是许多人心知肚明的一面。路途长漫漫,不安分的灵魂容易滋生阴暗的一面。


因为是临时回家,所以已经是最后一个位子也是上车第一个位子。一般的乘客都不会选择这个位置,因为上下车都会经过这个位置,很多人连鞋子都没脱就直接踩在个位置上,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个位置上能呼吸到司机的二手烟。可能现在不是春运时间,所以抓的并不是很严。这台承载四十多个人的客车,有两个司机,一个乘务员。让我惊讶的是,这个乘务员居然还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开始我以为是他带着孩子来体验生活,后面听了他跟司机的对话我觉得这个孩子跟着这样的父亲,既可怜又可悲。包这条线路的老板有点抠,只留了一个位子给替换的司机睡觉,乘务员只能坐在驾驶室边上的凳子上,而他的孩子就放在过道上睡觉。

当初跟我一起上车的还有一个大姐,出于礼貌我把位置让给她却嫌不好,宁愿选择坐在台阶上。路上碰到交警上来检查,乘务员赶紧把他的小孩子藏在一个熟悉的客人身边,他把那个大姐骗至卫生间,自己钻了了进去才躲过了盘查。交警在车上足足盘查了十分钟,却忽视了检查卫生间。等交警下车后,卫生间的门打开了,那附近的乘客都在抱怨异味大。厕所出来的大姐更是怨声载道骂骂咧咧,听意思是卫生间都是排泄物还不准开灯,又不通气,勉强容纳一个人的卫生间,却站了两个大活人在里边差点被憋死。而那个乘务员却在一边装笑脸,一边去抱他儿子。开始要不是大姐拒绝了这个一号位置,估计刚才跟那个中年男人一起躲在厕所里的就是我了,我无法想象我自己能否忍受在一堆排泄物中间长达十分钟是什么样子,我想我会疯掉吧。

我坐车喜欢塞着耳朵,拒绝外界的干扰。可是司机乘务员和那个大姐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他们的交谈声还是进入了我的耳朵。


司机:XX(乘务员的名字),你都几阴功噶,自己捱夜就算囉,仲带住个细伩仔过来捱夜。

乘务员:有乜办法嗻,老嘢80几喇帮我睇住个女都唔错喇,个仔跟住我又冇乜所谓。

大姐:你老婆呢?怎么不带孩子?这么小的孩子就出来熬夜,对身体很不好的。

乘务员:……

司机:XX,你都係攞来衰嘅,在出边搞搞震,怪唔得你老婆噶。


后来乘务员的电话响,安静的夜里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哭声,乘务员一边安慰着说“乖女儿,不要哭了,爸爸跟弟弟很快就到家了,你先跟着奶奶睡觉。”然后他就把电话给了儿子让姐弟俩聊天,他跟司机继续聊着。其实从刚才他们的对话当中,我就猜出了事情的大概。一个是跟长途车的乘务员,在长路漫漫的过程中勾搭了丈夫长期不在的打工妇女,一来过去,二来三往,就发生了寂寞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纸始终包不住火,孩子的母亲一气之下扔下两个孩子离家出走了。有这样的父亲,苦了自己的孩子。

这辆客车并没有到我们的家门口,因为只有三个乘客往那个方向司机为了节省成本,两点钟就直接在市里停下了。大姐闹腾了一番,终究人家没有妥协。从卫生间出来那时候乘务员就打包票的跟大姐说一定会送到家门口,结果却被忽悠了。大姐愤愤不平的坐在车上不愿意下车,就看着这个乘务员折叠着车上的被子,打扫着卫生,睡眼朦胧的孩子爬起来跟着他的爸爸有模有样的做着同样的活。不知道是因为深夜的无人等待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中年乘务员的经历让我觉得人世特别的悲凉。当我看到这个小男孩跑前跑后帮他爸爸扔垃圾的时候,忽然觉得心口堵得慌。

生活已经很难了,为什么还要如此折腾自己的孩子?苍天饶过谁?不过是你的咎由自取罢了。可孩子是无辜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