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每日加班,身心疲劳,一天下班开车回家,夜色已晚,在园区里一条僻静的小马路停稳车,看见不远处一女子追一球向我这边跑来 。我心里想在马路上追球也太危险了,就在球滚到我脚边的时候抬脚把球向那女子踢了过去,不想这球极不正常地滚了两滚,向我”汪汪”地叫了起来……

2

卧底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到一个容身之地。

 

一开始女博士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能住宿条件肯定不怎样,但没想到房子真是突破了她认知的底线。

 

房子没有空调、电扇、纱窗就算了,空间还特别狭小,别说做饭了,就连多余活动的空间都没有。

 

即使这样的破房子,房租都得需要500美金,几乎要占开销的大头。

 

看看四周的邻居,他们看上去早就对糟糕的居住环境麻木了。

 

两个大老爷们合租一个单间,房子小得只能放下一张高低床;一家五口人,挤在一块儿,上了年纪的老人把卧室让给了儿子一家,自己就只能睡在客厅,丝毫没有隐私可言……

 

邻居说,有地方住就不错了,总比流落街头好。

 

是啊,有地方住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人只有居有定所,才能有不断向上的动力。

 

但这些几乎要将一半收入给房东的穷人,他们住着没有热水的家,夏天忍受热浪的折磨、冬天承受冻到骨髓的冷。

 

他们根本就不敢奢求家里能有多温馨,只求有一个能安心睡觉的地方,不流落街头,有个容身之地是他们最后的尊严了。

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有享不完的福,有的人只有让自己马不停蹄工作中,才能勉强让自己有饭吃、有床睡。

3

就这样,站在时光里,

不惹清愁,不惹忧伤,

轻灵转身,浅笑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