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送钱穆父》

宋·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苏轼在杭州任职,好友钱穆父自绍兴往北,途经杭州,两人便好好聚了一回。饮酒作别时,苏轼写下了这首著名的送别词。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

京城一别,一晃又三年,你我都行色匆匆,远涉天涯,踏遍滚滚红尘。

依然一笑作春温:

如今再见,依然如故,我们的相逢畅谈似春天般温暖,彼此一笑就能融化所有的距离,融化各自所经历的人世间的所有苦难。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你还是你,依然保持着高尚的品德,没有被社会改变。

该句借用白居易在《赠元稹》中的“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说的是,你的心如古井之水,波澜不惊,你的操守如秋天之竹,高风亮节。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在这有着淡淡月光,云色微茫的夜,你又要孤舟远去,我心中不免惆怅。

尊前不用翠眉颦:

我们分别喝酒时,都不要愁眉不展。

宋代州郡长官宴席,照例都有歌姬陪酒。苏轼在告诫歌姬不必伤感皱眉,也是在告诉好友不用伤怀。

为什么?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就是座旅店,你我都是那匆匆过客。


在这座城市,每天、每夜,都有人相遇,然后别离。街灯摇曳,人影聚散,告别的话迷失在夜空中。以为会持续很久的筵席,不知怎么就散了。

仔细想想,人生似乎总在飘零,总在奔走。生活中的诸多无奈,让我们不得不随时出发,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终有一天,我们得承认离别是必然的。

有人说,离别是为了再次重逢。可我认为,如果所有的相遇都是为了久别重逢的话,离别就是为了去与其他久别的人相遇重逢。

而对大部分我们遇见的人而言,我们只是过客。有些人,其实我们已经见过人生中的最后一面了,只是我们还没有发觉。

没关系!

人生不过是座仅供借宿的旅店,我们又怎能妄想从这里取走一分一毫当作永恒?

当我们在追逐什么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死亡也在追赶我们。

一个转瞬即逝的生命,在永恒的存在面前要证明什么呢?一朵浮云,要向浩瀚无边的天空证明什么呢?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而不是占有和掠夺。再有钱的人,死后能够带走的也只是一具薄棺。

我们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背包客,走在人生无尽的上坡和下坡路上。兴衰,不过是人生的常态。这一次的失败,是在为下一次成功蓄力,而这一次的胜利也潜伏着太多的侥幸与隐患。


在这条路上,我们会遇到无数人,离别无数人,重逢无数人。他们都是一样的,都组成我们的人生。

因为,人生不过是座旅店,我们也只是简简单单的行人,来此走一遭罢了。

谨以此文,送给许久未见的朋友们,也送给从未蒙面的读者诸君。愿你,在外一切安好,归来仍是少年。

作者:布衣书生 自媒体:复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