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贴不上来,来自公众:叮叮当我来了
叮当快23个月大的时候,
一次,我们带她去世博源的泰迪之家博物馆玩。
在一块创作区,看到了各种“戏精”泰迪熊演绎的世界名画,多了一份童趣,令人印象深刻。
我把其中一些拍下来,在网上找了原画,蛮有意思的。
《普塞克接受爱神之吻》法国新古典主义绘画代表,1798年法国画家弗朗索瓦·热拉尔创作。
普塞克是人间公主,美貌绝伦,引起美神维纳斯嫉妒,派儿子丘比特去伤害她,丘比特奉母命去见普塞克,一见钟情,深深爱上了她,画中所描绘的是初见的第一次吻。收藏于卢浮宫。
《幸福的灵魂》彰显人类伟大的爱情和人体的神采之美。十九世纪法国画家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创作。
讲述爱神丘比特和普塞克的故事。如前所述,丘比特不顾母亲的旨意,与普塞克结了婚。于是小爱神丘比特被软禁了,女神维纳斯要求普塞克必须替她做一件事:那就是为她带回死亡女神--普罗塞尔皮娜的美色。美丽的普塞克历尽千难万险,终于成功了。但她没能抵住好奇心,打开了盛着死亡女神普罗塞尔皮娜美色的小盒子——原来普罗塞尔皮娜的美色就是死亡本身!丘比特悲痛欲绝地俯身亲吻他心爱的人。奇迹出现了,普塞克的心脏开始跳动起来,苍白的面庞渐渐恢复了血色——她复活了!爱之吻让灵魂复活了。


《丘比特与一只蝴蝶》法国19世纪学院派威廉·阿道夫·布格罗。蝴蝶是普塞克的象征,是丘比特的妻子。
这三幅都是关于丘比特和普塞克的故事,惹得我想看希腊神话了。
《自由引导人民》法国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纪念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之作。这个在教科书上看过。

《阿诺菲尼夫妇像》杨·范·艾克巅峰时期作品,夫妇两人含情脉脉执手依偎,是终身相托的情感流露,和忠贞不渝患难与共的象征。
《终于睡了》法国19世纪学院派威廉·阿道夫·布格罗,1864年。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十七世纪荷兰画家维梅尔最伟大作品,现收藏于荷兰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该画描绘了一名身穿棕色衣服,佩戴黄、蓝色头巾的少女,气质超凡出众,宁静中淡恬从容、欲言又止的神态栩栩如生,看似带有一种既含蓄又惆怅的、似有似无的伤感表情,惊鸿一瞥的回眸使她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光彩夺目,平实的情感也由此具有了净化人类心灵的魅力。
此画面世三百多年来,世人都为画中女子惊叹不已:那柔和的衣服线条、耳环的明暗变化,尤其是女子侧身回首、欲言又止、似笑还嗔的回眸,唯《蒙娜丽莎》的微笑可与之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