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似乎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掌管着舆论的核心,张嘴必是张家长李家短的嚼舌根。他们自有不知从哪里得来的自信,能把自己的做法和喜好当做评判别人的标准。

曾经宿舍有一女子,擅长背后嘲笑人。比如看到宿舍有比她家有钱的,会笑话人家败家,东西买的贵,她是如何会省钱的。转嘴就说另外几个家庭条件不如她的,当然这种人不能称省钱了,得说如何穷酸,如何扣。衔接巧妙,浑然天成。反正她永远是做的恰到好处的一个,多了少了都是嘲笑贬低对象。

还有个亲戚,毫不夸张地说,每次见到,不论什么场合,总是能听到同一故事,就是笑话她的一个亲戚有多么懒(我们并不认识),举的几个实证我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
那么她是很干净的人吗?也并不是,恕我真没探究出她哪方面比别人干净。说完必定会笑话另外一个,用她的话说是有洁癖的一个,如何如何爱干净,而且假干净,也有证明假干净的实证。反正必须得像她一样,干净程度不如她的是邋遢,超过她的是洁癖!

还有另外一种神人角色,就是擅长用自己做不到的高标准来要求别人。从来不要求自己。对人对己两套标准。说到底是自私。

想起芊芊同学说起她和周同学关于家里卫生问题的摩擦。我觉得她有个观点说的特别对,就是我认为现在的卫生程度在我能接受的舒适区。如果你认为需要再提高,可以自己动手,否则不要拿你的要求来要求我。本来家务就是大家共同的事情别拿你做不到的事情来要求我。

我是这样想的,我对于做家务没意见,条件允许多做些,甚至都做了也没意见,但是得按照我的想法来。如果你看哪里不满意自己做我也同样没意见。但是你自己不做又装大爷各种挑毛病我肯定有意见,谁也不是你家买来的使唤丫头。

说起对别人和自己两套要求的事儿,想起老公煮鸡蛋的故事。我有次煮鸡蛋,他看到我先是水龙头下冲洗干净,然后用布碗刷洗了一遍,再次冲洗后放锅里了。顿时急得叫起来,不用钢丝球刷能刷干净吗?这就放锅里了?过几天他煮鸡蛋,煮熟了我开锅一看,锅里咋有鸡毛和稻草棍儿?(笨鸡蛋,放稻草里运来的)我大惊。问,没冲洗直接放锅了?人家满不在乎的答,又不带皮吃埋汰啥?真是把我气笑了。

如果像儿童世界把人分为二元的好人,坏人。我会按照自私程度来分类。

你身边有同款吗?欢迎探讨。
@辰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