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驻足深圳的一个城中村,你都可以看到,每时每刻有无数拖着行李箱的人进来。
但每时每刻,也有无数人拖着行李箱离开。
今天,你也许是那个拖着行李箱离开的人。选择一个更加安逸的城市,来舒展自己的人生。
但多年以后,你的孩子却可能是进来的那个人。
因为他考入了名牌大学,而后顺利进入世界500强工作。很不巧,这些公司偏偏都挤在一线城市。
异乡的漂泊、交通的拥挤、租房的压力。。。一切你已经远离了的东西,却又在你孩子身上一幕幕重演。
你会不会回想起多年前的此时此刻,为什么不咬咬牙留在这些满是梦想的城市呢?
还能为什么?因为买不起房呗!
北京房价收入比31.2,深圳35.9,一家人不吃不喝30年买一套,不吃不喝10年凑首付。
如此高价,若真的觉得一辈子在一线城市看不到房产的希望,离开也罢。
可是,近两年的一线横盘行情中,最冷清的北京一年还是能售出20多万套。可见,还是有许多人,砸锅卖铁也要留在北上广。
那么今天,我们来讨论这样一个刻在灵魂的问题:
如果有条件,要不要倾尽全力在北上广深购置一套房产?
或者,如果未来有希望攒够首付,要不要坚持在一线城市奋斗?

一.一线城市,到底能带来什么?

夜晚的深圳COCO Park,不同肤色的人们在微醺中谈天说地,三杯两盏烈酒,一片欢声笑语,仿佛这是个非常有生活气息的城市。
然而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以目前中国的经济,二三线城市的生活,绝对不比一线城市差到哪去。
我们经常会提一线城市好的配套,有医疗,有交通,有商业...
可是这些,二三线城市根本差不到哪去。
论医疗,上海倒是有66家三甲医院,比西安的41家多了一半。然而上海2400万人口,比西安的1000万多了整整140%!当你在一线城市排着长队挂号的时候,三线城市的大夫已经正用龙飞凤舞的俄罗斯字体开着药方了。
论交通,北上广常年位居全国拥堵排行TOP5,地铁多但挤地铁的人更多。三四线那种走路十分钟上班的生活,在一线城市简直就是奢求。
论商业,成都远洋太古里,武汉光谷世界城,都丝毫不亚于一线城市的各大商圈。并且北上广深由于房租过高的关系,餐厅座位之间的间距通常特别小,有时候吃个饭,甚至能听到隔壁情侣说悄悄话。
很显然,要说生活,即使北上广有钱人那么多,社消总额也不比那些二线城市高多少,按人均社消来算,北京上海更是不如武汉苏州。
如此说来,还是二线人民更舍得为自己花钱。COCO Park的酒,只不过是缓解上班压力的酒,而重庆洪崖洞和长沙解放西的酒,才是真正点缀生活的酒啊。
但是,即便一线城市已经如此没生活情调,深圳和广州去年还是各有40万的人口增长,位列全国一二;北京上海尽管人口没有继续增加,但也没有明显的下降,因为人口结构在不断淘汰更新,燕雀被迫离开,鸿鹄备受欢迎。
到底是为什么,让这么多人对不相信眼泪的北上广趋之若鹜,甚至掏空全家负债累累,也要在中国的一线扎个根。
其实,无非两个字:机遇。
尽管可能一无所获,但机遇的成本仍然是昂贵的。就像巴菲特的午餐,就像长江商学院的门票,就像定居一线所承担的种种费用。
你的能力也许会被哪个大老板看中,你的想法也许会被哪个投资人青睐,无数的人脉和资本,都汇聚在中国这千分之三的土地上。
你可能会说,就算我有个好机遇赚了很多钱,但减去房子也和三四线差不了多少。
但是,你的孩子呢?
你的下一代,将在你的基础上获得更多的资源,将比你拥有更多的机会和未来无限多的可能。
大多数父母拼死留在一线的原因,还是出于对子女的爱。
那么这些爱,具体是什么呢?

二.这一代的楼房,下一代的地基

每个在北上广漂泊的人,也许都有这样的经历:
公司里有些学历没你高、能力没你强的本地人,靠关系就是比你爬的快。
社会上有些工作没你刻苦、生活没你上进的本地人,靠收房租就是比你有钱无数倍。
你曾鄙视这些人,但却不敢否认,自己也想成为这些人。
那你可曾想过,这些人的父母,当年为了留在一线城市,付出过多少努力和艰辛?
我们如果再把时光往回倒二三十年,这些“本地人”的父辈,照样是全国各地来打拼的年轻人。
当时的交通远没有现在方便,离家更远,意味着回家更少,也许每年的过年时分,才能见上父母一面。
当时的私营企业远没有现在这么繁荣,工作机会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很多岗位都只能从最苦、最累的活开始干起。
当时的互联网和移动通信并不发达,去往一个新的地方,就意味基本与自己的亲朋好友断了联系,从零开始。
那时的房价没有现在这么高,但那时留在一线城市,同样要克服重重困难,同样要有莫大的决心和毅力。
那些靠关系平步青云的人,那些靠房租生活无忧的人,只不过他们父母闯下的基业而已。
你可曾还想过,一线城市的教育,也是二三线城市马尘不及的。
我们姑且看一下深圳百合外国语初中的小升初试题:
这些题别说小升初了,我觉得我大学考研究生的难度也大抵如此。别说翻译柳宗元的《江雪》,就算是林俊杰的《江南》,我也毫无头绪啊。
且不谈出这些题的学校教育实力如何,我们就说如果你的孩子,能跟答出这些题的孩子从小交个朋友,多一起交流交流。未来整个一生,可能都会不一样!
教育的力量不仅是教育,而是格局、眼界、胸怀和人脉,所谓良师,所谓益友。
不仅如此,我们都知道一线城市考清北复交等名校,远比江苏河南湖北那些高考大省简单,前段时间几个衡水的高考移民,就把深圳的家长吓得是闻风丧胆;黄冈人不小心做了套北京卷,差点没以为是拿成低年级的题。
孩子在高考中占得的这些优势,又何尝不是父母耕耘多年的结果。父母为了一纸户口,背后又是多少肝脑涂地。
一线城市的这些种种优势,成本可都在那一套可怜的房子里了啊。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身负房贷和家庭的一线白领们,每当快熬不住了的时候,都会对自己说:“为了孩子,再坚持会吧!”

三.阶级的跃升,是几代人的努力

“阶级固化”这个词很火,因为它戳到了人们的痛点。
一代人也许已经倾尽全力的奋斗,但仍旧跨不过阶级的夯实壁垒。简直痛入骨髓、痛彻心扉啊。
毕业多年与同学一比,发现生活质量跟自己混的怎么样关系不大,而是全靠祖上积德。
那么,我能不能成为那个积德的祖上呢?
的确,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已经过去,前0.5%的精英阶层基本已经垄断了资源,难以跨入,但剩下的中低阶层和中高层的流动性,仍然是存在的。
比如你在2015年股市5178点时,兴奋地卖掉所有房产强势杀入,几天基本就脱富返贫。比如你在早期加入了小米一样的潜力互联网公司,几年之后便喜提上市股权套现,一下子基本就有了人生中第一笔资产。
这些资产的大幅变化,其实可能性都不小。
就像你从三四线奋斗到了一线,完成了你这一代的历史使命,下一代再从一线城市起步,奋发图强,更上一层楼。这么一代一代下来,整个家族的命运,也就不一样了。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三四线的有钱人,想方设法挤到一线城市的原因。
他们想的不仅是给下一代创造更好的条件,更是一个家庭整体的跃进。

四.人各有志,出处异趣

1968年,美国经济正以井喷之势发展的时候,总统肯尼迪发表过一番演讲。
他说,的确,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现在已经超过八千亿美元,但这个国民生产总值国民不包括我们孩子的健康和他们做游戏的快乐。不包括我们诗歌的美丽,我们婚姻的坚强,我们公众辩论中的智慧,和我们官员的正直。
Our Gross National Product, now, is over $800 billion dollars a year, but that Gross National Product does not allow for the health of our children and the thejoy of their play. It does not include the beauty of our poetry orthe strength of our marriages, the intelligence of our publicdebate...
这像极了现在的中国,我们一个劲地往北上广追求财富积累的同时,却忘了,生活的美好,同样可以是在一个安逸的闲适小城和心爱的人度过余生,也同样可以是在一片风景迤逦的田园山间和大自然相伴终老。
无论是这一代,还是下一代。缤纷的世界给了我们无数多的选择。
所以,本文也不是说一定要削尖了脑袋往一线城市钻,只是告诉大家以目前中国的经济状况,一线城市的确可以给下一代带来更多的机会,一套昂贵的北上广深房产背后的价值,可以拉到非常非常长远。
人各有志,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