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大约一星期看了杨绛先生的书---《我们仨》,写的是杨绛和钱钟书以及他们的女儿钱媛之间相守相知相离的感人又有趣的故事。
书的一开头,其实没看懂,是钱钟书接到电话让他去一个地方,第二天汽车就接了他去。接着很久之后,钱媛才打听到父亲在什么地方。于是按照指示,钱媛和杨绛带了存折所有现金去找钱钟书,并且住在一个连锁客栈里,遵守着老板的规则:不知道的事,别问。而钱钟书每天在船上,每天飘到不同的地方。杨绛每天走很远的路去和钱钟书回合,每天太阳照到船里面就回去,而钱媛则每周末去看望父亲母亲,平时要去大学上课。---------简直看的我云里雾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客栈,为什么不逃离回到三里屯的家里呢?又猜想是不是文革时期,他们遭遇的如此?今天又看了一下开头,妈耶,看到开头写着:这是一个“万里长梦”。梦境历历如真,醒来还如在梦中。但梦毕竟是梦,彻头彻尾完全是梦。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一切不同寻常的是梦啊,只是个长长的梦啊!
整本书看下来,挺羡慕他们一家三口的。三人皆很有才华,且互助互爱--一家的浓浓的爱。
摘抄一段书中的段落:
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争,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难,钟书总和我一同承当,困难就不复困难;还有个阿媛相伴相助,无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都能变得甜润。我们稍有一点快乐,也会变得非常快乐。所以我们仨是不寻常的遇和。
钱钟书和杨绛一起去英国牛津留学,并在这时候诞下爱女钱媛(小名圆圆,名健汝),圆圆一百天登上去往法国的船,去法国念书。到后来回国,到了沦陷的上海,度过一段艰苦的日子,一个当小学校长,另一个收几个学生,连大米和煤球的供应都成问题。到后来去清华教书,经历文革到文革结束,阿媛、钱钟书相继去世,剧终。
杨绛先生也是经历了很多啊,不求功名,只希望一家人好好的平安健康在一起。可以说愿望很朴素的了。整本书读来很温馨平和,能够感受到杨绛先生的写作功底和一家人在一起的美好吧。(有点词穷了),相对于图书馆一起借的另一本偏向于方法论的书,这本书我更加喜欢,怎么说呢,就是散文吧。以前蛮喜欢史铁生、余秋雨、铁凝的作品,各有各的风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