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6月中下旬,从去年延期至至今的互联网金融备案工作即将满一年,究竟备案工作能否于网传的6月底顺利开展?此前从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曾透露,“监管马上就应该有重点动作,6月应该会有一些平台进入备案程序”。然而6月仅剩11天的时间,究竟试点方案能否如期启动,结合各地对备案推进的节奏不见声响的尴尬局面,业内普遍认为备案试点程序仍旧存在变数,延后的可能性很大。
备案节点尚不明朗,但一些平台已经开始调转船头转型别的业务模式,前几日纽交所上市平台信而富透露,正在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活动,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再加上前段时间清盘的百金贷——据悉,百金贷决定在2019年6月3日起,启动良性退出网贷业务计划,根据他们的良性退出方案,平台整体存量本金兑付工作将最晚不超过15个月内完成。而在兑付期间,出借人所出借资金的利息部分将按照年化6%重新计算,在2020年11月30日完成全部结算。
似乎无论体量大小,放弃和清盘P2P业务似乎都是合理的选项。
为什么备案一再延期,而有些平台却稳不住先行撤离了呢?专业人士分析网贷备案需要花费的资金不少,成本较高,有些平台本身前几年发展就尚未盈利,再花钱去做备案合规积极性不是很高。再者合规要求平台拥有专业的风控能力,以及真实的业务往来,这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很多平台尚未做到。
关注P2P网贷的朋友也应该知道,合规备案的方案最早是2016年8月提出来的,但在此之前网贷平台在没有合规指引的背景下野蛮生长了5、6年,相当大部分平台都存在期限错配、资金池的问题,所以2016年至今网贷平台不断压降规模消化存量、填补漏洞,但平台运营成本没有降低,资金池的消化始终是很难解决和填补的问题,有些平台实在无法填补之前造成的漏洞只能选择清盘。
而现有大部分平台都还在摸索合规模式下的盈利空间,如何完善平台产品、运营、风控都是一个难题,特别是在风控方面,P2P有自己难以解决的硬伤。P2P平台提供的是出借中介服务,但由于我们国家个人征信体系还不完善,甄别和风控的工作还是需要平台去帮出借人做的,而借款的人形形色色,借款用途同样各不相同,有些借款人对自己经营的项目没有一个特别好的了解,他借钱时是预估挣钱之后能够还款,殊不知却血本无归无法偿还,这样的风险也是有的。
而P2P平台它不可能对所有项目领域投资回报都了如指掌,所以借款人的还款风险是始终存在,这是P2P模式无法根本解除的投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