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我们有写过一篇名为《武汉、长沙、郑州、合肥,到底谁才是中部之王?》的文章,文中前前后后用了数个维度数据把几个城市的不同基本面呈现了出来。
大多数人看热闹,少数人看门道。专业的人其实可以看出,数据的背后其实恰恰是中部的崛起。
中部四市相较于许多传统知名城市而言,崛起的速度令人刮目相看。而四个城市中,国家中心城市有两个,一个是传统大市武汉,一个是新型城市郑州。
不论民国还是新中国,大武汉其实早早的就是中部重镇,汉口武昌当时的重要性甚至不比广州上海重庆差多少。
反观郑州这样的城市,建国之后因为京广、陇海铁路交汇的原因,才得以撤县建市省会迁都,得到了跳跃般的发展,丑小鸭成了白天鹅。
总之,除了当年的商代遗址,郑州没有任何厚重的历史值得炫耀,仅有的知名景点少林寺,并不能给予建市不过百年的郑州,太大的文化支撑。
当然,经济、教育的底子更不用说,全省仅有的211大学郑州大学,也不过在全国排名四五十名。相比较西安、武汉甚至是长沙、合肥的教育水平,郑州乃至河南都落后太多太多。不是一个十年,两个十年就可以追平和赶超的。
但让我们意外的是,数年来名不见经传的郑州在这几年间发生了飞一般的变化,不论是经济GDP的迅速攀升还是城市界面的变化,以及上合会议,首家航空港综合试验区,中欧班列,空中丝绸之路等等。
于是,世人大呼中部崛起了!中部崛起了!
殊不知,中部的崛起才刚刚开始!

一.

昨天,也就是6月11日,一篇新闻引爆全郑州的各路媒体各路微信QQ群,原杭州市长徐立毅空降郑州,任新一届郑州市委书记。
开启了沿海经济发达城市官员,跨省主政中西部城市的篇章。
而相同的事情,两年也发生在了西安,我们也先说说西安。
那位被西安人民起初看不懂,后来让西安人民不舍得的“烟头革命”永康书记,调任西安之前,也是工作在浙江,主政丽水。
为什么我要把永康书记拿出来和徐立毅书记放在一起聊,想必大家都能看懂。
永康书记任西安市委书记一共809天,用当地百姓和媒体的说法,时间太短,日子太快。
这809天中,永康书记做的最多的事情是,让“死寂”的西安,从落马魏民洲的时代走出来,活过来。
一轮轮的招商引资高潮迭起,一项项的城市规划谋篇布局,西安从此告别了消沉低迷、脏乱破败,经济活起来了,文化火起来了。通过人口落户政策,把年轻人留下来了。一座城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这是载入史册的壮举,是这座城市的荣光。
对于西安而言,永康书记做的贡献绝不仅仅是经济数字的增长,也不是抖音网红视频上的点赞数。他给城市带来的,是一个契机,也是一个新的开端。是一个老城,一个这几年出过问题的老城,新气象的一个起点。
新、年轻、服务,是永康书记时代最明显的特征,在西安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永康书记特别关注年轻人的发展、尤其是创业。有时候还会给这些“创业者”写信予以鼓励。
他曾给一位叫彭万立的大学生创业者写信说:
“看到你的创业故事后,我很感动!你在西北大学上大一的时候,用3000元的启动资金创办了公司,搭建了校园服务平台,在校内开展送食堂外卖等业务,开始自己一个人在一所高校开展业务;现在有员工120人、在三所高校运营,每天订单有700单左右、月营业额有20万左右。
这对于你这个大三学生来说,非常了不起。我们为你勇于创新、敢于实践、踏实肯干的精神点赞!我将安排市科技局李志军同志主动上门,给你送服务、送信心、送政策,为你当好“金牌店小二”。这封信的最后永康书记还说:“大西安的C位属于你们!祝你创业取得更大成功!”
变革、创新、招商、鼓励,是除了新、年轻、服务以外,我作为一个非西安人都可以想到的变化。
在以往以省内升迁的本土主政者时代,这样的西安是不敢想象的。
特别是西商大会和引入浙商的举措,短短两三年,让西安在经济层面上的潜力,已经慢慢浮现。
虽然永康书记已经调任黑龙江副省长,但其对于城市带来的动能仍然十分明显。

二.

回到文首,为什么大段篇幅的去描写西安和永康书记呢?
第一,郑州和西安在经济数据上较为相似。
第二,郑州和西安的主政官员的升迁历来也都非常类似。
第三,永康书记和立毅书记都来自于浙江。
两位书记的相似之处,让人不由得从郑州想起了西安。
更关键的是,立毅书记不仅来自于经济更强的省会杭州,早年间大部分时间也一直主政杭州的区县,在担任杭州余杭区区委书记时,徐立毅对余杭区的“名片”未来科技城倾注了大量心血。
也正是在徐立毅的余杭区委书记任上,阿里巴巴将淘宝总部搬迁至位于余杭五常街道的淘宝城。
如果说杭州崛起是徐书记的功劳可能还谈不上,但对于杭州来说,这些年徐书记所做的贡献是绝对不可磨灭的。
徐立毅在调离杭州去了温州两年后,再次调回杭州就任市长,上任后,徐提出深入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的基础上给杭州开出“加减乘除”四个方面的“药方”:大力推进“互联网+”,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减税降费,让企业轻装上阵;以创新引领产业变革,布局人工智能前沿产业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为动能转换腾出空间。
按照当地媒体的说法,徐立毅尤为关注营商环境建设。为全面推行服务型ZF建设,2017年4月25日,刚履新市长的徐立毅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以市民身份在多个行政服务窗口体验办事过程。
他先花了近半小时,替来办理分公司注册登记的企业员工提交申请材料,又陪同另一市民办企业车辆转出过户,接着和一名企业人员一起办理新公司网上名称注册,最后陪一名在杭务工人员办公积金提取业务。由于材料不齐、审批权限限制等,均未现场办结。
后边的事情大家应该可以猜得到了:以“最多跑一次”改革撬动各领域各方面改革,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走在前列。
这段话,这段概念,正是出自徐立毅在杭州的时代。
看完上边这些资料,你们有没有想起一个人?
对,就是刚刚提到的王永康。
无论是徐立毅还是王永康,无论是杭州还是西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行政改革,效能改革。
相比较内陆城市管理型的ZF,浙系主政者的服务型ZF的特征尤为明显。
而此番“空降”郑州,是徐立毅在浙江工作30多年后,首次跨省履新,浙系主政者的管理思路和资源会不会带到河南带到郑州,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三.

从郑州成为省会之后,郑州市长市委书记大多为河南其他地市调任或郑州本地官员升迁,从外省空降,改革开放以后,仅出现两次。
上一次,还要追溯到18年前的2001年,当时的李克(注意不带强)从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岗位上调任郑州。
而这一次,徐书记则是从仅次于北上广深的杭州调任郑州。
回看这几年,即使是国家中心城市的批复,航空港试验区的批复,经济数据人口数据的强势崛起,郑州仍然是一个以传统产业支撑的传统城市,传统到什么程度呢?
传统到你几乎在郑州找不到互联网企业,郑州的知名支柱企业大多是宇通、海马、思念、三全、好想你这样的品牌,以及铝业、煤电、高速、制药类的行业公司。
几乎都和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在这一波的互联网崛起时期,郑州并没有赶上首班车,郑州之所以看似崛起,主要原因还是依靠地缘优势发展了强大的物流体系和新兴终端制造业。
当下的郑州迫切需要改变,需要汲取先进城市的经验,需要一个有“民营经济发达、科创能力强、上市公司众多、互联网经济发达”城市主政经验的领导来推进郑州产业转型升级。同时也做好城市的下一步规划和发展。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徐书记,在担任杭州余杭区区委书记时,徐立毅对余杭区的“名片”未来科技城倾注了大量心血。
纵观未来科技城的规划发展,片区从组团新区到城市副中心,都是科创的结果。如今在科技城启动区周边已经汇聚了特色科技小镇、科技园及生活配套完善的产业布局。
随着核心区的启动,也正式拉开了科创大走廊的总体规划发展,如今已经形成了“一带三城多镇”的空间结构,“一带”即科创走廊带,“三城”即浙大科技城、未来科技城和青山湖科技城。
这样的经验,对于在郑州的工作开展不可谓帮助不大,甚至用轻车熟路来形容都不为过。
(徐书记到任即调研龙湖金融岛)
已经被定为国家中心城市、自贸区,并走上经济快车道的郑州,加上来自沿海强省会杭州的徐书记,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我想,郑州的崛起,怕是想按也按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