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字概况这个月,丧。
5月1号那天,儿子闹着要去吃麦当劳。我们不忍心拒绝,就带他去吃了个套餐。
5月2号儿子开始有点咳嗽了,不是很严重。但是当晚还是去楼下诊所看了医生,拿了一点药。吃了两天还是没见好,反而越来越咳嗽。
后面我们就赶紧带去人民医院看了。在人民医院验了血,医生说没事,开一点药可以吃好。医生还建议我们备一瓶退烧的药,但是儿子没有发烧。孩子爸爸说,那备一瓶,以防万一。就这样,在人民医院拿了点药,一共花了190块。
回来一直按时吃药,又吃了三天,还是咳嗽,一点好转都没。他还不怎么吃饭了,咳嗽的厉害的时候还哭,我真的是急死了,估摸着肯定要打针了,就带去附近另外一个大一点诊所看,那医生拿听诊器一听,说已经咳嗽成肺炎了,很严重,要打针,明天还要带过来看。我真的是吓死了,就让打针吧,虽然人人都说那么小的孩子打针不好。但是已经咳嗽十来天了,不打针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连着打了三天的点滴,因为孩子爸上班远,工作也比我忙,每天都要七八点才到家。所以每天都是我下班回来吃好晚饭,然后带他过去打,就这样,儿子终于在慢慢的好转。
儿子在打了两天点滴后,我上着班。妈妈突然发微信过来说腰痛的站都无法站起来。我吓蒙了,又赶紧请假跑回家,老公和老爸上班的地方都太远,在另外一个镇。急急忙忙回到了家,我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扶着老妈下楼,想要打个滴滴快车以最快的速度去了人民医院挂急诊。
说实话,不知道是自己承受力不行,还是那几天因为儿子生病,心太累了。打个滴滴,手都在发抖,因为平时很少用滴滴打车,又是验证码,又是定位的。我慌慌张张五六分钟后才叫到一个车。
到了医院,我飞快地挂号扶着老妈去看医生,我跟医生说了我妈妈的情况,他说暂时只能先打针止痛,具体到底是什么引起的痛,需要检验结果出来才能判定。我拿着医生开的单子排队缴费,然后扶着她打去打针,好在输液室有床位。
医生给我妈抽了两管血。说要我拿到三楼去化验,等妈妈稍微稳定一点,我又抱着儿子跑上跑下。儿子一定要跟着我,我去哪他都跟着,他感冒业没有彻底好,我业不忍心拒绝,就由着他,还好,他很听话,没有一点哭闹。
我妈在打完一针屁股针,又输完了半瓶盐水,终于没有那么痛了。医生说要打三大瓶盐水,打完针还要去做B超。
我妈腰痛,我认为应该是肾结石引起的,前几个月我们带她去检查身体,医生说她有肾结石,但是现在很小很小,说只要注意饮食,不会有什么影响。
一直到下午快一点点,我爸也才回来。我妈打完最后一瓶药水,我们又去三楼排队做 B超。人太多了,差不多三点了,才叫到我妈的名字。
拿到B超结果后,我把验血验尿的报告一起给那个医生看。那个医生看了一眼,说是尿道炎引起的痛,说尿管里有一点血丝。我还要多问,人家就说没事,明后两天再来打消炎针就可以了。我多问几句,他就很不耐烦。他说从这些报告的结果看,就是这样,该说的我都说了,别的我不敢保证。
当时我真的是气死了!我也没住院,花了五六百看个病,我他妈多问几句,你有什么不耐烦的。
垃圾,太垃圾的人民医院了
就这样,先是是儿子,后面又是妈妈生病。这个月的前半个月我的精神几乎都是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
也可能是我不够强大吧,承受力不行,加上急火攻心。在儿子好了的时候,我自己又彻底的感冒了,咳嗽就差点咳掉了我半条命。
为了省钱,我拿医保卡去社区门诊拿药吃,吃了一天。没有效果,反而更加严重。
第二天下班后我跑去要求他们给我打针,那医生说,我们这不打针,我给你换药吧。还有做个雾化,可以好的。
可是当天晚上又把我咳了个半死。第二天上了半天班,下午果断请假去楼下门诊打针,一连打了四瓶药水。
打完点滴后,终于慢慢在好转了。
这个月看病就花了差不多2000了。老公只给了我6000。虽然他的工资上个月涨了1000,可他最近一股脑热的,在学那个什么理财魔方,非要自己留着投一点。
本来他就打算给我5000块还房贷的。我这个暴脾气,发了一顿火,抱怨了一堆,家里的基本开销柴米油盐酱醋茶,房租,还有我妈妈的工资,每周给我妈妈买菜的钱,基本都是我出。最后他才说交给我6000。
但因为这事,我几天都不是很开心,今年公司的生意太淡了,我的收入也大大的降低,很想换个工作,但是又考虑不能去太远的地方上班,儿子下半年要上学,所以一直在犹豫不决。
总之,这个月对于我来说,真的太丧了!收入结余只有4k,也许下个月还会更少,这可能是丧的最主要的原因了吧。
五月的最后一天,再不好的经历都过去了。
但愿以后自己和家人身体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