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期开始,幼儿园安排了每个孩子上台表演,形式不限。

原本每周一个小朋友,按照学号顺序依次下来,学号顺序也正好是出生前后的顺序,因此也相对合理。

宝贝正好是中间的学号,本来推算时间轮到应该也快学期末了,后来老师发现这样只能讲完一半的小朋友,于是变成一周两个小朋友上台表演。

对于上台表演那个事,我和老婆大人都是十分怯场的人,说起小时候最害怕的事,就是去表演了。在基因如此不利的情况下,宝贝的这次表演会如何呢?

因为学号适中,所以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准备,而且那时宝贝也看过很多同学表演了,心里也会有点底。

于是,选题开始。

唱歌、跳舞、绕口令、讲相声?这是最常见的小朋友表演方式,我们也曾试过一次水,就是在今年年初参加一个亲子组织的年会,我们选择了一个表演项目,当时家里在给宝贝练习非洲鼓,于是毫不犹豫地使用非洲鼓一家三口上场。宝贝也没学好怎么敲,于是敲的任务给了老婆大人,我打三角铁,宝贝就摇沙球,拿在手里晃一晃就成。虽然是紧张的不成样子,好歹整首《小星星》被宝贝唱完了,后来沙球也没摇,说好的台词也全部忘记了。但经过这样一次试水,我们相信宝贝的自信心在提高。我们小时候的怯场,无非也是在最爱表现的时候没有被给过机会。

老婆大人思来想去,最后终于敲定了讲故事,选择了一本经典绘本《好饿的毛毛虫》,在大约两个月之前的时候,就让宝贝开始了第一次练习。

闲下来的时候有事没事都要训练一下,后来在车里,全家人跟着宝贝一起讲《好饿的毛毛虫》的故事,随着宝贝渐渐背熟,已经能指出我们讲的时候哪句话不对了。

到了最近,宝贝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脏话,“臭屁虫”连篇,一片叶子,非要说成臭屁虫叶子,真担心在正式上场的时候不经意也来上这么一句。在老师的首肯下,宝贝讲诉的时候可以带上书,这样不会大脑一片空白,冷场后直接离场了。

前两天,老婆大人说要吃山竹,宝贝也好奇山竹是个什么东西,也喊着要吃,想到食堂正好那天会提供卖水果,于是约定好了宝贝在上台表演时表现出色就能在晚上吃到爸爸买的山竹。

山竹是买来了,可宝贝和另外一位同学上台表演却没有如期开始。

奖励的提早到位,使得事情有点尴尬,宝贝倒是吃的停不下来,食堂的山竹也实在小贵,平均一个要三块多。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

“宝贝这个时候会不会正在上台表演啊?”

“不知道啊,可能吧。”

正聊着,班级群里咕咚一下出现一段视频,本来还激动一下,却是前面一个小朋友的,二十几秒的视频里,几乎听不清小朋友在讲什么,环境很嘈杂,老师拍的位置又在小朋友们附近,尽是小朋友们的说话声、嬉笑声、咳嗽声。

“宝贝今天还会讲么?”

“可能要下午了吧,但愿今天能讲掉,再拖下去要忘记了。”

虽然在上班时间,我们都在关心这个事。

过了一个小时,班级群里又是一段视频,一段两分多钟好几百兆的视频,封面便是宝贝拿着绘本坐在小椅子上。

我的心竟然噗噗噗跳,感觉比要上场的宝贝还紧张似的。

老婆大人发来一张下载视频的截图,说网络不好下的很慢,我看了下自己的下载页面竟然快完成了,心中窃喜,是不是可以比老婆大人更早看到了?

下载完后,我不敢开声音,工作时间也不敢拿出耳麦来,只好在上厕所的途中,点开了无声的视频。想着我也已经背熟的几句话,看着宝贝的嘴型,第一遍看的时候特别紧张,生怕宝贝怯场讲不下去。不过结果已经知晓,至少有两分多钟,不是么?

中午吃完饭休息时,我终于带上耳麦,听完了宝贝讲的整个故事,由于拿着书,老师拍摄时走近了点,得意于此,宝贝的每句话都能听得清。

“相信经历过这么一次,宝贝的自信心又增强了。”

“是啊,好歹都讲完了。”

宝贝讲故事这件事,成为了我们家今天最大的事,两个家族群也早就发了。感谢老师,拍下了一段对宝贝十分珍贵的视频。

下班到家后,我像昨天一样问起宝贝,“宝贝今天有没有讲故事啊?”

“讲啦。”

“你讲的好不好呀?”

“讲的好,老师还没说拍手,大家就都拍手了呢。”

“哇,宝贝真棒。”

也许,就这样不经意间,宝贝的自信心又上了一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