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英集团摇摇欲坠。
这是在去年都知道的事,还是撑到了现在,时间过去了半年,没有什么好转,肯定是没有什么好转。在本地,所听到的都是关于春英集团的负面新闻。不乏有人幸灾乐祸,这都是难免的。
你风光的时候,你得意洋洋,背后一定有人想你早点倒掉,特别是在农村这里。都是一个村长大的,知根知底,突然你发家了,引人嫉妒。人可以接受一位不认识的人发达,却在内心里接受不了身边人发达。
春英集团是,本地第一家上市公司,搞养殖业的。其老板当上了市人大代表,一度成为我们市里的首富,其各亲戚也到春英集团担任要职,一时风光无两。
老板老婆的一个外甥,以前的初中同学,比我还小一届,名不见经传。前几年在一块吃饭时,其它同学都对他毕恭毕敬的,我刚从南方回去搞不清状况,后来才知道原来和春英集团老板有关。
还有一位老板的妹夫,五六年前就是在镇上修理自行车的,你能想像他懂多少管理和业务。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老板的妹夫,老板给他安排了个好差事,后勤部经理。集团所有建设项目、伙食相关等等全他说了算,工作做的怎么样不知道,反正座驾从最开始的自行车,两年后换成了大切。速度之快,让人好不羡慕。
几乎所有的部门的领导,都是老板的亲戚。
真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当时我就觉得有问题,因为这些部门的领导,好多我都认识,说不好听的话,几年前还在种地呢,现在搞上市公司的管理,把管理想的太简单了。
后来听说,春英集团也招了些空降兵,职业经理人。当然,没干多久,干不下去了。怎么回事,想也想到,空降兵在公司里是没法生存的,受排挤。能做3个月就不错了。
我们这里有不少年轻人,通过这样那样的关系,在春英集团里做事。我一初中同学,在春英集团开货车,他说有一次着车不小心撞裂了车间的一面墙,造成损失上万元。最后怎么处理呢?他买了两条好烟给那个厂的领导,事情就算过去了。我听后也大为震惊,还可以这样操作啊,长见识了。
当时我就在想,老板是否知道这些?他会怎么想?难道上市了能圈钱了,就可以这样做吗?也许老板太忙,无暇顾及。
与此同时,春英集团还在拼命扩张中。听说在东北买了一大块地,在西藏也买了一大块地,还在开起了房地产公司,入股了市里的农村银行。看上去欣欣向荣,如日中天。
2012年,春英也学双汇的模式,弄了一个牌子对外招商加盟卖生猪肉。彼时市场上已经有双汇、众品等生猪肉专卖店,而一些双汇店除了猪肉外,还卖菜,有的甚至成了挂着双汇牌子的超市,可见单纯的生猪肉专卖店并不好过。确实为他们捏了一把汗,他们还号称有野猪肉,卖的价格相当贵。就在那时,老家许多人开始买运输车,挂靠在春英集团拉肉往全国各地送。
没多久,又开饲料厂。
再过两年,大概是在2015年前后,春英食品公司诞生了,据说是生产火腿肠的。即便再往前两年,超市里的火腿肠也是堆积如山。很难理解,它为什么要做火腿肠?
开始疯狂扩张之日,就是即将覆灭之始。
还没走稳,就要跑。
很多中小企业都是,不是因为没有业务而倒掉,而是因为扩张。
一方面是管理跟不上,一方面是扩张太疯狂。
终于,去年下半年,春英不再风光,各种关于它的负面消息。市值风云做了一篇关于春节财务造假的报告,春英几乎没有什么反驳,别人说的差不多都是事实。这几天它老板净在搞资本动作,各种串联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账务往来搞的眼花缭乱,目的就是做出利润,当然这都是去年之前的报表。
与此同时,业务也经营不下去了。饲料厂的原料,粮食钱未能支付给供应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几乎粮食的供应都是断断续续,到10月份之后几乎断供了。没有粮食就做不成饲料,没有饲料就没办法养殖。我们当地有很多属于春英集团的养殖户的,也于去年不再干了,另谋生路。可能外地还有业务吧,不得而知。
春英的生猪肉专卖店,早在两年前就销声匿迹了。春英的火腿肠呢,就没有超市里见过,难道是自产自用?
虽然很多人都说,尽管以后倒掉了,他老板也有花不完的钱,早就把钱转移走了。立场不一样,观点完全不同。一个人做成了一个上市公司,然后又轰然倒掉,那也要承受多大的心理落差的压力?
尽管和我没有多大关系,还是感觉挺可惜的。
为什么说中国的中小企业的寿命平均不到3年,而日本超过百年的企业比比皆是?中国中小企业经营太激进,而日本都偏保守。保守一点,稳一点,能活得更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