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来时我才28岁天天上班稀里糊涂滴,等到发现时,他已经在我这个不靠谱的妈妈肚子里二个月了,宝他爸说:咱们家有个小棉袄就足够了,于是我们预约了医生(大家应该明白)意外的意外就是我贫血严重要把血补足,这样一拖就错过了时间,最后就准备热情的欢迎他。
怀老二时和老大不能比,从女王降低到女仆,自己照顾自己是小,还要伺候他爸、他姐,这时辞职在自己家做生意,还记得那时候很瘦很瘦,怀疑五个半月隔壁左右邻居都不知道,有一次站在单元门口,被社区大姐侧面瞄了一眼,吓的她跑过来问是否怀孕了,于是那天晚上社区的一把手二把手来到我家,和我聊了一通,最后协商的结果是我从外地刚刚回来,现在才在社区登记,这样他们不为难我,我也帮他们打掩盖,五个月怕出人命哦!
怀孕的过程当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继续补血。孩子在肚子里比实际月份小的多,好吃的天天自己做的饭菜吃二碗,还惦记着楼下一排饭店的菜品。老二在肚子里他爸爸一脸嫌弃,三不知吵吵闹闹,弱小的二宝赶在,玛雅人推算世界末日前一天剖腹产,羊水二℃浑浊他喝了好多自己的粪便,不到二十小时要洗胃,我们住了个单间请了月嫂,出院糟心的事一箩筐,在医院还好过些,这里插播一下孩子傍晚剖腹产的,老大大哭大叫着要回家,他爸爸第一次狠揍了她一顿,他们回家时没人给我签手术同意书,没办法不合规矩滴我自己签的,住院第三天宝他爸补签的。
回家做月子,寒冷的冬天大宝倔强的一个月都没进我的房间,每天一个人在没空调的小房间呆着,她外婆哄她来房间看看小弟弟和妈妈,她哭喊着我不要小弟弟,什么小弟弟,不是告诉妈妈一直放在肚子里,为什么要生下来。三四岁的孩子一个可怜劲。每天奶奶端着小碗去房间喂她,老远看见奶奶,就哭着让奶奶走。
二个月后月嫂和外婆走了,奶奶也要回去过年,我和宝爸第一次爆发大战,这个男人说:他脑袋有屎想不开生老二,要不然他女儿这么大不要操心,还可以带她出去吃饭、唱歌🎤游玩,现在多个小家伙睡不好,吃喝拉撒,大冬天晚上二个小时泡一次牛奶,在洗奶瓶准备二小时后二次喂奶,每个月奶粉尿不湿老大私立幼儿园,特长班。压的他爸爸整天见不着人,家里的生意和他公司的事情操心滴,让我每次一见面就和他吵架,别人家多一个宝宝,家里更加奋斗,而我们俩却把日子过的一地鸡毛。
让他消极的事是大宝四岁,因为二宝开销增大,我们俩啃不到老一切靠自己,把大宝奶粉给停了。
2012年老二吃的奶粉差不多四百一听,有一个星期发现奶粉吃的特别快,后来观察是大宝偷吃干奶粉,于是就给她买三段的奶粉,可是老大不喜欢,还是一如既往的偷偷吃干奶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老大偷吃奶粉爬到玻璃架二层,混乱的从上面杠下来,脖子卡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当时我就心疼愧疚的哭了,二宝的到来委屈了我们家小公主,怎么就没想到降低了大宝和我们的生活质量。
他爸爸压力大,一回家吃不到热饭,我还和他吵架,二个孩子哭闹声,如是公司慢慢的去不去的丢了好多客源,他也染上不好习惯,经常不回家。
好在这样的日子二年后随着二宝长大改变,当是我们家公司没有坚持下去,2019年的今天二宝八岁了,大宝十一岁啦,我们又安置了产业,他爸的工作蒸蒸日上,我们不吵架家里氛围很温馨,回头想想因为没有提前准备,没有相互沟通,没有协调好二个孩子的思想感情,好在现在一切圆满解决,爸爸比我这个妈妈还上心孩子们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