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正家坐了一个小时,我要起身回去。刘正说,这么吧,我打个电话给建涛,看他晚上有空没,一块儿吃个饭,坐下来好好聊聊。
说罢,他掏出手机就打了电话给建涛。完了说晚上有时间,叫上几个老表一块儿坐坐。
那我说我先回去了,等下晚上给我打电话吧。
刘正是这样的人,就是说了就做,而不只是场面话,客套话。这点我比较欣赏。他说我们一起吃饭,就会喊人,安排时间,大家时间凑齐肯定会去。若时间凑不齐,他也会打电话说大家忙我们再约时间。就是不会爽约,不会放鸽子的那种人。
我不喜欢那种老爽约的、放人鸽子的人,这也是个人信用的一部分。曾经有位老同学就是总放人鸽子的那种人,喜欢跟人说,明天晚上一起聚聚啊,好久不见了云云,显得特别热情,本来以前他在班上也是班干部。他这么一说,咱得留时间啊,就等着明天晚上的小聚。结果,这左等右等不见电话不见短信,发信息去问了,说唉呀不好意思啊,有点事走不开,改天吧。改天就改天,这一改天就没天了。前后整个两三次之后,直接拉黑,在我这里等于没有信用,坚决不和没有信用的人玩。
回到家里,刷了会儿手机,困的睁不开眼,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刘正打来的电话叫醒了我,叫我在小区门口等着,他开车过来接我,约好了在港区8号地的一家烩面馆。
起来洗个脸,下楼了。还早,五点多点,太阳没有落山。今天天气还不错,没有风,温度也刚好,除了有恼人的雾霾。
站在小区门口,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刘正的哥哥刘勇开着一辆X1过来了,刘正还有张磊表弟都在车上,我上了车问刘勇,不错啊刘勇,什么时候换的车?以前的车呢。
刘勇说,才换不久,以前车卖掉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哥。
我答道,清明节前回来的。现在是科长级别吧?
刘勇笑笑说,副科长,副科长。
刘勇在机场集团下属的一家子公司干了多年,可能是最近提到副科长了,具体工资不清楚,应该有一万多吧。他干活很踏实,好像在那里做了至少有8年,很少有关于他的消息,为人安静低调。有时,挺羡慕他的,没有多大野心,收入也不错,离家也近,工作也轻松。这还想什么,不挺好的。不像我们几个,老喜欢折腾。
开着去接建涛,下午有给他打过电话了。
到了建涛的店里,人不在,送货去了。给他打电话说,我们先到8号地那边新开的烩面店去了,在那里等他。
才六点多一点,这家烩面店一楼已经坐满人了。九品烩面,怎么听上去这么熟悉,原来是镇上的那家烩面店搬过来的。为什么叫九品烩面,和九品芝麻官是否有关系,不得而知。之前在镇上的时候,不湿不火,肯定没赚到钱,这挪到这里后,火了。人挪活,树挪死,半死不活的店挪挪也能火呀。记得以前吃过他家的烩面,没有印象。
上二楼,有房间,大家坐下点菜。叫了30串羊肉串,两盘凉菜两盘热菜,自带了两瓶白酒,又叫了6瓶雪花。
五分钟不到,建涛就上来了。
我问他,你是真忙呀,送什么了?
他答道,客户要了10盒纸巾,我给送过去。没多远,十分钟的路程。
我说,你也太亲历亲为了,没有找人吗?
他说,送货还是我在送,现在正在找人呢。
建涛是我二姨家表弟,在本地经营一家办公用品公司,是好多文具在本地区的总代,有得力、齐-心,听他说还是夏普复印机的总代。说是办公用品公司,实际业务是啥都有,啥都做。连生活用品都做,哪个政府部门需要拖把了,胶盆啦,一个电话就送货上门了。
其实建涛的策略是对的,没有价格的优势,没有关系的什么,就是勤快,就是让你们变懒,让你们习惯打电话给我。目前他的公司是本地区最大的办公用品公司了,和政-府很多部门都有业务往来。他说去年的营业额是300万+,今年目标500万,貌似信心十足。
没等几分钟,菜上齐了,开吃。好几个月没这么大吃,馋了。
老实说,这羊肉串真的没什么感觉,甚至我觉得这是不是羊肉,没有什么香味,尽管我也是好几个月没吃过羊肉了。这和前年我们在呼伦贝尔吃的羊肉串,差了不只一点点。没有一点膻味,倒像猪肉。羊肉就是要刚好留一点点膻味吃起来才香。
建涛和张磊两人喝白酒,我和刘正喝啤酒,刘勇开车喝开水。边吃边聊,边聊边喝。
这次大家小聚的目的,一是定期小聚交流一下近况;二是有关刘正想找点事儿做,大家互相讨论下给点建议。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过几年光景,他们几乎都超过了我,实在惭愧。
为什么我们表兄弟几个能定期小聚一下,是有原因的。第一是小时候他们几个都经常住在我们家玩,第二是前些年都跟我在南方呆过。从小到大都比较亲密,不会显得生疏。我还给他们几个感叹说,现在的小孩子,表兄弟之间几乎没有说住在谁家十天半月的,连几天都可能很少。他们都说,现在人亲情淡薄,也都忙着工作赚钱。
我给他们几个说,今天我们能坐在一起吃饭的人,说明我们关系还是可以的,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你看我们前两年小聚时可是坐了一大桌,现在只是我们几个人,说不定以后可能只剩两三个人。道不同,不想为谋。我想说几句,以后我们几个,无论谁有什么困难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困难,大家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一把,不希望哪个人掉队落难。
几个人表示赞同,说没有问题。
从小玩到现在,剩下的就是情谊。走掉的,只能说是还认识的陌生人。就是这样,同学也好,亲戚也好,朋友也好。不一定要一起儿做点什么,能过段时间聚一下,聊聊天也挺好的。
接着,刘正说,这段时间在找事做,也不想去上班,想看看在哪儿开家火锅店。你们帮看看哪里有好位置,给介绍一下。
张磊说,开火锅店?你是为什么有开火锅店的想法,你在这行又不熟悉。
刘正说,其它也不知道做什么,以前在我家前面有开火锅店的,生意挺不错的。镇上那家小板凳生意也一直挺好的,开火锅店主要是配料,不用请大厨,另外投资也不大,我承担得起,我是这么想的。要是开个其它店,得请厨师,完全不懂厨房里的事,没有把握。
张磊说,你想简单了,火锅就那么好做吗,不一定啊,你有多少把握?你从来没干过饭店,相当于一个新手,从事完全不懂的行业,无疑于扔钱。德庄有名吧,你看我们里的德庄,开业有两年了吧,今年又把一半的店面隔出来租给一家药店,为什么?不赚钱啊,半死不活的。德庄运营火锅店的经验肯定比大多数人要好,但依然不行。你有多少经验呢?现阶段来说,创业可能是最败家的行为之一。
我对张磊说,我知道挺难的。你别老泼凉水呀,给点建设性意见,别浇灭了人家的好想法。
张磊是我表弟中最有钱的了,比我小五六岁,年纪轻轻就开上奔驰E级车。他的发达不过就是最近3年的事情,但之前的积累不可或缺。做小生意的,就是开服装店的,就在我们县城开了5家,男装女装都有,每年纯利多少呢,不低于200万。很多人说不信,觉得夸张,那是你不了解这个行业。
在一个县城里,一个稍发达点(GDP>400亿)的县市里,年入百万的人的比例大概是0.03%左右,多一点都很难。一般都是在各行各业做的拔尖的那部分人。表弟做的拔尖吗,不是,算是中上等吧。他给我讲,我们县城有家GAGA女装店一年的销售收入超过300万元,我听后感到很震憾,女装的毛利是很高的,所以这家店一年的毛利肯定在100万以上,纯利也基本上不会低于100万。因为这有店并不大,我看还不到100平方,店员不超过6个人,并且店并非在最繁华的位置。
每个地方每个行业都有一群闷声发大财的人,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那我能不能做这个,刘正能不能做这个?看上去能,实际不能。如果去做,前3年甚至5年赚钱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哪能熬得住。别人能做的,别人能赚的,我们做不了,我们赚不了,那不是我们的赛道,不是我们的机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圈,有自己的专属赛道,只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赛道,才能跑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