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们总爱树立理想,长大了我要当什么当什么。我要当发明家,当科学家,要报效祖国等等。上小学时,老师也问,好像是家庭作业一样。
最后一样也没实现,理想终究还是理想。
想想,还是小时候好,什么都敢想。你现在要是说想当什么发明家这家那家的话,准被别人说是脑子进水了。即便有点稍出格的想法或者做法,也会被视为异类,我们社会的容忍度挺低的。
每次回来,总是会到和顺大伯家坐坐聊聊,也没啥主题,就是问一下最近村里的情况,年轻人的状况。和顺大伯是我们村村长,对这些情况都是了如指掌。
老家3年前就拆迁了,之后一直住在过渡房里,在拆迁的时候社区已经盖的差不多了,但如今整整3年过去了,依然没有盖好,想想也知道什么原因,无它,就是没钱。反正村里人也不急,过渡房就过渡房呗,那也是一家也上百平方的楼房,够住,还有过渡费,无所谓。年前的时候就听我妈说,年后可能要搬到社区里,所以我也是去询问一下是什么情况,也就是个话题吧。
给和顺大伯打个电话过去,我说我回来了,想找您聊聊天。大伯说,他在躺床,等10点半后回去。我就纳闷地问,躺什么床呀?大伯说是什么电磁床,有治疗效果的。
我一听心里大概明白了,又是什么打着养生治疗旗号的产品,特别喜欢到我们这些地方来骗钱,心理作用大于实际效果。一开始免费用,每天去的早的还送礼品送鸡蛋,村里的中老年人一传十十传百,两天时间就能把位置占完。接着这些奸商们开始使用各种套路,夸大一些小毛病的危害,夸大产品的好处等等,一些人就开始买单了。人只要一买单了,就开始找各种理由来确定自己购买的合理性,从而还会怂恿其它人购买。其实很多人知道是骗人的,因为人家是免费体验嘛,反正不要钱。只要你去体验,人家就有办法让你买单,千万别觉得自己定力好,人在特定场景下,绝对是会丧失自我的。《乌合之众》里有一段话: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为了合群而放弃思考,在群体中不负任何人,却惟独辜负了自己。
我曾经上过陈安之的成功学课,当时就坐在第一排,他忽悠人的功夫的确不是盖的。每个人在进入会场前都很理智,经过他一番忽悠,当场收子弟,学费100万,我自己也蠢蠢欲动,只是当时费用太贵了,我想要是五六万,我可能当场也刷卡了。我亲眼看到,当时有五六个人上台去刷100万,挺震撼的。为什么会买单,为什么想买单?被洗脑了,被催眠了。那个场景,那个气氛,被催眠是正常的。
我爷爷去年还要去做什么电疗呢,说去试了试,感觉有效果。但要接着做,要家里人签字,毕竟年纪大了,别人也不敢冒这个险。回来找我爹签字,我爹不给他签,给我讲,我一口就回绝了,做什么电疗啊,年纪大了有点小毛病很正常,心态放好,加强锻炼就好,做什么理疗啊都是瞎扯。
我曾经在哪看到过一句话说,什么是最好的养生方法?成为有钱人。
真是,太那个了,,,真理啊。
等到10点40多,我想大伯应该回来了,就拿了两包带回来的烟过去。
到大伯家的时候,他正在家里看电视,大娘在摘菜,看到我过来,赶紧叫我进去坐下。接着就问我,在那边怎么样,过得好不好等,我一一回答,还可以。怎么说呢,一直都是马马虎虎,能过得去吧。
接着我就问,社区什么时候能搬进去呀,我听说是年后搬,现在有什么消息没有?
大伯说,今年估计会搬进去,那边正在搞绿化了。等五一后可能有确切的消息。那有的人还不想搬,现在住的也挺得劲,每月还有过渡费,一家有个六七口人的话,一月光过渡费都有两千块,不想搬。
我说,是啊,现在住的也不拥挤,搬过去后就没有过渡费了,还得装修又要花钱。
大伯说,那些没有拆迁的人可吃亏了,也没有过渡费,也没有拆迁费。现在镇里也不拆了,说是等分到社区的时候一块拆。
我说,肯定是镇里没钱,他们早先不搬,能怪谁呢。有些人还叫不公平,天底下哪有公平的事啊。不公平才是世界的常态。点背不能怪社会呀。
接着我又问,强哥还在镇上开饭店吧,最近生意怎么样呀?
大娘说,唉,就是有个事干吧,也不赚钱,那你现在不干也没啥可干的。每个月挣的有时候还不如上班呢,不过是离家近一点,能照顾我和你大伯。
其实我问的真有点多余,因为一直以来都是那个样子。镇上做生意的人不少,能赚到钱的不多。
大娘接着说,钱不好挣啊,还是你和小峰弟好一点,有固定工作固定的收入。你那几个兄弟呀,之前不是给春英厂拉猪拉饲料嘛,这不从去年开始是半倒闭状态,业务基本上停运了,他们几个也没事做了。你小伟哥在家歇好几个月了,小江也在去年年底到机场那边的酒店里做保安。
大伯也跟着说,这没个什么手艺,年龄大了找个得劲的事不容易。你小峰弟吧当医生,是个正经事,稳定。你吧,会说外语。有个手艺不愁没饭吃,不然你看多辛苦呀。你看现在能做啥呀,什么啥生意都不好做,打个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年纪大了人家也不热要。
我点点头,没有接着说,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大伯说的有道理,我好像突然懂了,很多人啊,年少轻狂的时候看不起手艺人,以为自己有无限可能,静不下来学点什么手艺,搞这搞那。结果呢,多数人包括自己到头来,却是一事无成而碌碌无为到人到中年,为了生活而做一些曾经年轻时看不上的工作。所以说,未雨绸缪永远是必要的。
生命仿佛就像一个轮回,怎么感觉隐隐约约又看到了父辈那一代的样子。现在是比以前生活好,比以前条件好,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比父辈们付出更多,不是我们更努力,更有能力,只是我们现在时代更好罢了。有时我想想,假如我生活在父辈的年代,会比他们过的好吗?不一定哦。
人,是很难逃脱原生家庭的。
年轻时好高骛远,不如能修炼一技之长。在30岁之前,静下心来,学习一门长远看不会被淘汰的手艺,什么都好,30岁之后再继续钻研这门手艺,把它修炼成自己的绝活,靠它吃饭,靠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