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奇葩,我的家乡培养女儿的过程就是按照樊胜美的标准去的。从小听那些大人说的就是:“长大了要嫁个有钱人,然后照顾娘家”“父母把你养大花了多少心血,你要报答的”“家产自然是你哥哥(弟弟)的,可是老了还是女儿照顾比较贴心”“你看哪个女儿不是要贴补娘家的?”
就是这么三观不正的乡俗,我能怎么着?反正我是叛逆的性格,小时候乖乖上学看不出来,一旦有了独立的机会,我立马跳出那个圈子远走他乡,七大姑八大姨说我不孝也好,说我不懂事也罢,我就坚持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谁都别想摆布我。我只对我生的和生我的负责,其他人都别指望我无私奉献。
幸运的是,我有靠谱的爹妈,爸爸辛苦挣钱,妈妈持家有道,家里的日子过得也算红火,妈妈嘴上说着要我贴补娘家,其实并没有真要过我什么钱,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给弟弟一家多付出些,想来也是我的亲弟弟,一般的付出也就算了,从来也没有对我有过过分要求。弟弟这几年工作踏实认真,现在更是开始创业,生活节节攀高,也实在不需要姐姐接济,我也就用不着做樊胜美了。
但是,最小的堂妹就没我这么好运了。原本她在家族中最小,小时候家里也是宠着惯着,那时真没看出来她以后能为这个家做什么。可惜,爹妈和她哥哥都挺坑的,千娇万宠的女孩儿长大了要为这个家无限付出。
她爹妈也是辛苦挣钱的,却因为不会持家存不下钱,哥哥也不是个争气的,本来挣钱不多吧,因为婚姻反复,直接拖垮了整个家。对于平常百姓,给儿子娶媳妇都是要举全家之力的,更何况是娶两次,对于本来就没什么家底的他们来说,是真的难。这个时候,堂妹就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付出,先是家里的电器,接着是哥嫂回娘家的路费等各项花销,她要结婚了,彩礼十万全部给父母,几乎没有陪嫁,过年回家除了给侄子侄女压岁钱,还要给父亲和母亲单独的钱,还有新出生的侄子的礼钱,过年的礼物更是必不可少……
她的工资在大城市不算多不算少,婆家在首都附近的一个市给他们首付买了房,也许是老公工资高,可是要还房贷,也还没有生孩子,这样贴补娘家婆家真的什么都没意见吗?新婚公婆和老公也许不说什么,但是时间长了完全没意见也不太可能吧,毕竟结婚时几乎没有陪嫁的。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妹妹,我只是嘱咐她多为自己考虑,她哥哥三十的人了,真没必要要妹妹帮忙养老婆孩子。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进去,但对于这唯一的妹妹,我是心疼的,我担心她以后在婆家的日子不好过。
我们都出生在同样的原生家庭,唯一我比她幸运的就是我爸妈为我和弟弟积累的家底可以让我们上大学和婚嫁都不用借钱,甚至还在我们买房时给予了一定的帮助,而我的弟弟可以担起家庭的重任,我只需要给妈妈一些生活补助就可以了。
她妈妈说起这个事一脸心安理得:“我白供她上大学呀,她自然要照顾娘家的。”我在家里傲娇得对妈妈说“我可是财迷,你别指望我像妹妹那样,我的钱必须掌握在我手里。”妈妈笑笑:“假如你投生在那样的家里,你不贴补也没办法的。”
我不知道,因为没有这个假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