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辛弃疾

这是个焦虑的时代,欲望的风在人们心口呼呼地吹,能把猪和大象都吹上天。凌厉的上涨,带来的是牛市呼声越来越大,而风险却被遗忘在角落。

汪曾祺曾说:“一件器物,什么时候毁坏,在它造出来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了”。同样,一波上涨什么时候结束,在它开始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了。

但人们那短暂的记忆,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有下跌这回事。


随着上涨的持续,人们脑中绷住的那根弦越来越松,风险意识被慢慢抛之脑后。世界上最大的风险,不就是根本不相信会有风险吗?

可能有人会疑问,券商的报告、大V的文章、股评的微博、专家的采访,都说现在是牛市,难道他们还有错吗?

传说,神医扁鹊还有两个哥哥,魏文侯问扁鹊他们家兄弟三人医术如何。扁鹊回答,在兄弟三人中,大哥的医术最好,二哥的医术次之,他的医术最差。

魏文侯大惑不解,为什么你自以为医术最差,而名声却闻于天下呢?如果你两个哥哥真那么厉害,怎么没有名气?

扁鹊回答道:“我大哥能够在病人的症状尚未显现出来时就及时发现问题,并且第一时间帮助病人调养好身体,所以不可能会有什么令人称奇的著名案例。我二哥能够在发病初期为病人对症下药,所以大家都觉得他也就只能治些小病。而我既不能防患于未然,亦不擅长扼杀于萌芽,往往都是等疾病已经非常严重时再下手,所以大家会觉得我能够妙手回春,因此我的名气就比他们大得多了。”

真正的高手,事情早就在他的规划中,涨跌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没必要去大呼小叫。反而是没什么水平的人,才会在涨跌发生后,拼命搜集各种资料来说明涨跌的原因,用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文字去解释为什么过去这段上涨是牛市。

下面这段话,引用自2019年1月3日的公众号文章《一波大行情正在酝酿中》,意思是一样的:

《孙子兵法》云: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善于打仗的人获胜,没有人夸他有先见之明,没有人夸他用兵神勇,因为他用不着出师就取得了胜利,他的获胜在都是计算好了之后,稳稳当当的胜利。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善战者都是战略家,他们会从战略上去谋划,发挥自身的长处,规避本方的弱点。所以,这样的胜仗看上去都平淡无奇。

比如三国时期司马懿对付诸葛亮,永远就是一招“坚守不战”,因为他深知时间是站在自己一方,蜀国地小,长途跋涉,必不能久战。而蜀国的长处是,诸葛亮足智多谋,军队也骁勇无比。

自古以来,老百姓都津津乐道于诸葛亮的奇谋妙计,殊不知司马懿才是真正的大智慧、大战略。

一场战争,在还没开打前,胜负已分;一次投资,在还没买入前,盈亏已定。


最近新关注的读者比较多,不如老读者那样对我熟悉,说的这些可能一时无法理解。我再拿以前提过的“翻倍就卖出”的策略来说一下。

假设我们有10万元,找10只基本面还可以、估值比较低、股价在底部趴着的股票,每只买入1万元。每只股票只占总资产的10%,哪怕是退市也就亏10%,所以不管外面怎么评价,绝不止损。

止盈策略很简单,买入的这只股票不翻倍,绝不卖出。只要止盈一只,也就是1万变成2万,就可以覆盖另一只股票亏完的风险。(这个策略我在2018年4月8日的文章中详细写过,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在公众号对话框输入“翻倍”查看。)

如果你有了这样的规划和策略,你还会在乎什么牛市的预测,或者对短期波动心有余悸吗?在你买入的那一刻,盈利就已注定,除非你自己无法坚持。


一个好的战略,并不意味着好的结局,失败的原因大多都是因为人性的无法坚守。

比如诸葛亮曾在《隆中对》中给刘备的战略规划是:“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而刘备没有坚持与孙权的联盟,也失去了荆州这一北伐基地,蜀汉政权覆灭的结局此刻就已注定,后面诸葛亮再怎么折腾也是无力回天。

本文是写给我自己的,每一次写作都是自省的过程,因为在具体实践中,我们总是会不自觉地偏离战略,即使当初依靠这套战略取得过成功。

在大众都虚妄癫狂的牛市中,我们不妨多把心思留给读书和身边的亲人,少一点折腾,多一点坚守,珍惜每一个茶饭平淡、日出日落的平常日子。

忽然有点怀念儿时那个在寂静黄昏的树影下懒散移动的血色夕阳,我们现在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微信公众号:moneylife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