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正月初四回来,再也找不到卖馒头的,卖饼的。在连续近10天的米饭、面条攻势之下,我终于举手投降。壮志豪情的喊道“我要自己烙饼”。
说干就干,放面,开始加水,我感觉正好了。
老公一句“不行,不行,太稀了”。本来就没谱的我“那再加面吧”,于是一轮加面。
“那这样烙什么饼?”终于觉得差不多的时候问老公。
“我不知道啊,你想烙什么饼?”
“你不知道烙什么饼,为什么说面稀了?我本来是想烙那种煎饼果子的那种,现在这样肯定比煎饼果子的稠了!”
光知道嚷嚷,不负责任的老公,我恨不得把他踹出去!
看着被加到满满一盆的面,心里却没有半点谱,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继续了。放弃吧,费了那么多面粉,是我买的精粉啊,很贵的。
心一横,“只要开始了,哭着也要把它做熟!”
于是揪一小块,擀成圆形,查了查网上,刚要放五香粉。“哎哎哎,别放了,这是什么东西?”老公在我恨恨让他闭嘴之后又嚷嚷开了。
“不放?那里面放什么?现在又没有肉馅放”
“直接烙吧”老公
总也觉得少点什么,脑袋里搜寻着小时候老妈烙油饼的残存记忆,开始倒了一点油,抹匀,加盐。
老公一脸震惊的看着“你这是弄啥?”
“别以为你没见过,就以为不存在这种做法”我得意的说着,内心虚着
关于煎锅里放不放油,又是一阵争论,最后决定先倒点油做一个试试。
……
“应该熟了吧”两人互相问
出锅!
小心翼翼的尝尝,关系着后面这么一大坨面的命运啊。
还行?!有点香!应该熟了
儿子,儿子,快尝尝,怎么样?
“很好吃呀,爸爸妈妈做的饼真好吃”儿子不吝完美。看来是亲儿子。
然后按照这个流程,继续,我擀,老公烙。
我不断的实践要不要加豆瓣酱,是烙出来摸外面,还是摸里面再烙。事实证明摸里面不大靠谱,一擀就把皮撑快了。
老公不断实践着要不要加盖子,要不要把它拽薄。在我三令五申不需给我拽的乱七八糟,难看的命令下,终于不拽了,真是烦人,他为什么老觉得他妈才是权威啊。
完工,看着还不错
儿子在刚烙到第三个的时候已经表示吃饱了。
好可惜啊,没有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