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从来不是一句玩笑话。
鲸鱼监狱
监狱,
本是为穷凶极恶的罪犯而设。
在俄罗斯远东的纳霍德卡港,
却有一个特殊的监狱,
囚禁着100多头鲸鱼。
其中大部分仍是幼鲸。
为了防止它们逃跑,
每一格狭小的围栏都遍布尖刺,
不小心一碰都会头破血流。
这岂止是牢房,
更是惨无人道的酷刑。
无辜的100头野生鲸鱼,
已经被关押了整整7个月。
涉事的四家公司声称,
这批鲸鱼将用于科研目的。
实际上不到三年,
他们已向附近国家出口了13头鲸鱼,
全部用于海洋馆表演。
一头虎鲸的售价,
可以高达600万美元。
你也许不知道,鲸鱼和人有多像。它们也有60~80年的寿命,14岁性成熟,每5年生育一个孩子,直到40~45岁的更年期。
它们有着仅次于人类的高智商,能和家人用“方言”开玩笑,还有和人类一样丰富的感情。
鲸鱼妈妈Tahlequah,托着儿子的尸体狂游1000多公里,用17天来哀悼幼崽的死亡,这是何等的悲痛和深情。
人类家庭尚有纷争和背叛,鲸鱼却一辈子不会和家人分开。每当幼鲸被捕,全家人都会疯狂尖叫,伤心欲绝。所以,几乎每一头鲸鱼被捉住,就会有另一头鲸鱼死亡。
这和拐卖儿童的家庭,
又有什么两样呢?
只因身在海洋,
人类便看不到它们的眼泪。
俄罗斯动物保护组织怀疑,
“鲸鱼监狱”里的鲸鱼被野捕,
是为了卖给中国。
早已被发达国家痛批禁止的鲸豚表演,
在中国却风头正劲。
2013年,印度禁止圈养虎鲸。同年,珠海某海洋王国从俄罗斯进口9头虎鲸。
2015年,美国“SeaWorld”终止虎鲸表演。同年,上海某海洋世界进口6头虎鲸。
现在全世界,
只有8个国家在圈养虎鲸,
中国就有15头,独占1/5。
海洋馆的数量、虎鲸的数量,
值得炫耀和自豪?
不,它是我们的耻辱值!
记者暗访国内某海洋馆,
惊闻训练师是会计专业毕业,
兽医的专业则是医治牛羊。
而海洋馆的经营者放言:
它们只活一个暑假就够了,
反正钱赚够了。
死了?下个假期再买一条不就好了吗?
用于表演的鲸豚,
每天表演8场,每场1小时,
一周七天无休。
被舞台灯光刺激患上白内障后,
每天只能睡狭小的“箱子”,
身体多处挫伤无人医治。
没有利用价值了,
要么转身卖给下一个人贩子,
要么蜗居在自己的排泄物里,
等待死神的降临。
被圈养的虎鲸,
平均只能活到20岁。
如果在海洋自然生长,
它们本可以活到80、甚至100岁。
所以许多鲸鱼抑郁了,
宁愿撞墙自杀,跳岸搁浅,
也不愿继续痛苦的生活。
这是对人类无声的控诉,
观众却浑然不觉。
你带着孩子去“欣赏”的鲸鱼表演,
是一个被拐卖的“海洋儿童”
失去自由换来的,
这不是演出,
这是一场集体杀戮。
人类到底对动物做了什么呢?
马戏团的黑熊个个有拿手绝活,
摇呼啦圈、骑单车、甚至跳绳。
但是为了学会直立,
小熊从小便被铁链勒住脖子,
稍有放松就会被勒到窒息!
它们哪是为了奖赏,
它们是为了活命啊。
看到用鼻子画画的大象Dina,
人们雀跃鼓掌。
却不知它还是2岁的小象时,
就被从妈妈身边抢走,
被钩子刺得生疼,被棍子打得淤青,
不画就被虐待到脱水……
它只知道:不听话就会被打死。
百兽之王在人类面前,
不过是乖乖听话的小猫咪。
为什么不反抗?
牙齿早被人类拔光了!
从小被虐待的猛兽,
早已失去了野性和尊严。
要么服从,要么死亡。
动物表演,
不过是一种动物,
对另一种动物的奴役!
和罗马角斗场并无不同。
以虐待和死亡威胁为基础的动物表演,
真的好看吗?
剥夺自由、碾压精神还不够,
更多的,是赤裸裸的,
对生命的掠夺。
屠宰场的熟练工,
每小时可以剥下50只水貂的皮。
铁棍打晕、剁掉四肢,
活剥整皮的过程一气呵成。
黑熊被囚禁后活取胆汁,
痛得用爪子直刺自己。
人类却连死亡的自由都不愿给!
用铁马甲锁住,
让它动弹不得、求死不能。
熊妈妈在万般痛苦之下,
亲口咬死了自己的孩子,
然后撞笼而死。
日本的5艘捕鲸船,
从南极抓回了333头小须鲸。
若不是各国动物保护组织极力抗争,
他们甚至打算抓回上千头!
这里面至少有200头雌鲸怀着宝宝,
只差几天,
它们就可以做妈妈了。
《海豚湾》里的渔民,
用声呐逼海豚逃进陷阱,
在捕杀中把海豚湾染成了血海!
海水是变红了,
他们却只看见满眼金灿灿的钞票。
为什么无辜的动物,
要为人类的欲望买单?
无论是出于利益,
或是出于“喜爱”,
它们的死因,
正是人类的贪婪!
然而,
人类还在为征服猛兽沾沾自喜,
殊不知大自然的报复说来就来。
纪录片《黑鲸》中的Tilikum,
在长达33年的囚禁后,
终于忍无可忍,
前后杀死了3个人类。
游泳冠军、游客、资深训练师,
在Tilikum眼里,
人类有着同样丑陋的灵魂。
西班牙加纳利群岛,
鹦鹉公园的虎鲸keto,
在圣诞前夜杀死了驯养员Alexis。
这是唯四被记录的虎鲸杀人事件。
从此,虎鲸被叫做“杀人鲸”。
但是从始至终,
都没有出现过野生鲸鱼攻击人类的案例,
海豚甚至几次三番救起溺水的游客,
和潜泳的人类嬉戏。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
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此刻,俄罗斯冰冷的远东,正有一群鲸鱼跃出海面。它们能继续自由,或是被关进“鲸鱼监狱”,成为下一个Tilikum…取决于每一个看完这篇文章的你。
本文作者微信公众号:知著(ID:jwzhizhu),欢迎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