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圆形的,椭圆形的,大的,小的,红色的,绿色的,苦的,甜的。

我,妹妹,小姨围坐在桌子旁边,每个药盒上标记出一次吃几粒,一天吃几次,然后把包装打开,药物分门别类的装在一起,一天吃三次的包一起,一天吃两次的包一起,一天吃一次的包一起。旁边的老外婆默默地看着,不说话,像个孩子,看上去很听话,看上去也很无奈!这么多药,治疗心脏的,治疗血管的,治疗胃病的,治疗疼痛的,吃一餐药快顶上一顿饭了。

养儿是为了防老,人老了自然会生病,生病了自然要小辈照顾,可是外婆是一个特别倔强的人,脚趾头都黑了,晚上睡觉痛的实在受不了了,才在孙女声泪俱下的哀求下来杭州看病!

她来看病不是为了自己能好,而是为了让小辈不要担心。外婆一直说我来过了你们就放心了,但是药可以吃,手术是绝对不做的,我宁可死也不做手术!还好,还好,在看了三个专家后,终于得出结论不用截肢,保守治疗!那就继续配药。药,各式各样,十种!

无论如何,如果这么多药可以救命,那咱们就吃!以药养病,老外婆能活着就是最好的!